笔趣阁 > 云归晚 > 第3章 梦魇

第3章 梦魇


暮云眺望过去,遥见山上小亭高挂“空桑小筑”四字,笔力遒劲如飞云流水一般风骨。

        “空桑小筑……”暮云不自觉将四字轻念了出来,凤容夕在暮云旁边的石椅坐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火炉,一套紫砂茶具,一盒香茗。听了暮云的话欣喜笑道:“姐姐目力果然恢复了。”

        “这空桑二字,与空桑凤鸣可有联系?”暮云轻笑,目光也只是像微风吹拂一般滑过了凤容夕。诚然未曾停留,却还是抓到了凤容夕的那一瞬凝滞,也仅是一瞬,他便继续烹茶的动作,有条不紊的样子让人抓不出错。也就是这一点,让暮云更加起疑,凤容夕烹茶手法老练,完全不该是几百岁的孩童所拥有的。

        然正当暮云欲开口质疑,凤容夕忽然放下手中茶具搔首问道:“姐姐可知,接下来该怎么做?”

        见他如此问了,暮云虽不能压下疑心,却未抓住他把柄,只好道:“不会,我不过活了千把年,怎能什么都会?”

        往后的步骤凤容夕果然搞的一塌糊涂,暮云品味着他煮出来的茶,不出所料茶渣都沉在杯底,这一切都太过刻意,可暮云却无法点明只有闭嘴喝茶。

        “仙界有个桃林你可听过?”暮云见他点头,继续道:“每过百年桃林小仙都会贡上一批桃花所酿成的酒,九重天上的人都叫它桃花源。那酒确有一股,人族所说的家的味道。若还能喝到那酒,可比在这品茶悠哉多了!”暮云闭上眼,眼前晃过仙乐皇后,衍朝舅舅,兄弟姐妹,甚至乐族的几位老顽固……过往种种没有奕丞在的日子应该就是那种家的感觉吧。

        世人都说,青丘狐族重视血脉亲情,谁家的小狐狸受了委屈那必然会受到青丘狐族全族的报复。哪怕奕丞只是漠视血脉亲情也好,怎能做到恨不得将自己除之而后快的地步?

        两人静坐片刻,暮云本来坐姿优雅挺拔,渐渐的弯了下来,身子尚未恢复实在还不足以长久的维持暮云的活动,只好回房休息。

        暮云醒来后换了新的床榻,甚至大到可躺得下五六位成年男子,窝在被子里,更是有种被凤凰一族拥入怀中的柔软触感,抚慰着暮云遍体鳞伤的躯壳。

        “姐姐你放心休息,若是醒了就叫我一声。”凤容夕不打算离开太远。

        风云雷雨总是瞬息万变,这几日开始空桑上空总是阴云密布,黑云压的很低,就快要降下雷雨。凤容夕近几日以来几乎一直都在暮云的床旁但却总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不出他所料,这盘绕在四周几乎就要将空桑压摧的黑云正是来自于将暮云伤成如此的劫雷。凤容夕愿唤出被他隐藏起多时的命器星盘。灵气喷涌而出从小脚下蔓延出来去,如星夜一般的深蓝灵气如浓雾一般缓缓流淌直到将整个空桑都笼罩在内。在外界看来,整个空桑瞬间消失在了世人眼中。

        空桑岛下,开阳城中,凤尘余闻雷声,立马打起了精神。

        “沉卿,你留在开阳莫要轻举妄动。”情况紧急,凤尘余如临大敌,但依旧是不忘记背起药箱。通过建立起来的简易传送法阵隐没了身影。

        凤尘余出现在空桑殿内。

        凤容夕站起身来相迎。

        “自从这个拖油瓶来了,我说过的话你都不再记得了!”凤尘余说着话,放下药箱也没在意暮云的存在,随手拿出一跟银针,两指那么一捻,一根银针刺入暮云耳门穴封住了她的听觉。

        “我不记得何事?”凤容夕瞧着那根银针对暮云没什么危害,这下放下心来才耐心的问。

        “上月初三,我叫你去开阳找我,这事你定然是不记得了。”凤尘余略带酸意。但同时,怕凤容夕会因此而不高兴很快就把这情绪一笔带过:“你专心对付外面的事,我盯着她就行了。”

        “嗯。”能有凤尘余在,凤容夕自是放心。免得影响到暮云,凤容夕出了空桑殿,来到了岛上最高处的空桑小筑。

        整个小山很快都被琼宇星光所笼罩。虽然被劫雷围追堵截,但凤容夕操纵着整个隐匿的空桑岛穿梭在劫雷空隙之中。岛上的一切都丝毫不被外界所影响。

        凤尘余自认为做好了完全准备,可暮云此刻本来舒展的身子,听到雷声瞬间蜷缩起来,双手尽管攥着被子依旧使手掌鱼际处都流出血来。

        哪怕是这雷声过去,雨过天晴,凤容夕都收了星盘回来,空桑岛再次安稳的浮于开阳上空,暮云依旧是如炸了毛的猫一般浑身高度紧张颤抖不已。

        “这……看起来很像梦魇。”凤尘余语气犹疑。

        “没事,让我来吧。”凤容夕轻盈一笑,不顾凤尘余反对,与暮云卧到一处小身子将暮云修长的身子搂住,眉心相对,神识进入暮云灵魂海中。

        进入灵魂海中,光如烛火一般在身后摇曳,一条漆黑甬道蜿蜒通向底下,远远听着还有潺潺水声,这地下似是有着一条暗流经过。黑暗浸润眼前的一切,凤容夕只能顺着甬道往下走去,青砖绿瓦铺就的小路蜿蜒向下,一眼看不到尽头,石壁上每隔几步挂着人鱼烛,人鱼膏燃烧而成的火焰森白,照的着这绿瓦青苔阴气更重。

        越往下走,阴气越重,越靠越近地下这流水打在岩石上的声音也就越响。

        凤容夕皱眉似乎已经知晓这是什么地方,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底层走。

        甬道每隔一段,便会留出块平台,足足有十九层之深。第十九层中暮云被禁锢在水中央,两锁骨被铁链所穿过,手腕被镣铐吊起承受着整个身子的重量,暮云垂着头,人鱼族圣物三叉锁魂戟直插入暮云颈胸椎相连之处。

        凤容夕知道这条仙族九重天之下的暗河,名叫幽冥河,据说联通冥界和冥渊,在仙界专门用来囚禁恶极之人。

        那把武器也被称为碎魂。异族之人的神魂会被这战戟吞食。原来鲛人一族几年前被人灭族的原因竟是这样!此刻……有种别样的情绪逐渐在他心中滋长。

        “呵,奕丞贼人怎的又没空来了?”水中暮云听见脚步声都懒得抬头,对来人并无好奇。

        “暮云……别怕,我来了。”凤容夕不在意幽冥河水,来到暮云面前,捧起暮云的脸颊不敢用力,说话的语气也轻缓的很。凤容夕呼吸乱了几拍,他捧着暮云脸颊的双手竟然长成了成年男子的大小!修长的指节,令他讶异!

        凤容夕见暮云太过抗拒,为打消暮云敌意,凤容夕直接顺着暮云所思所想自报家门道:“容夕受璟太子之托前来相救。”

        “容……凤凰族凤容夕?皓皓竟然请得动你了?”暮云嘴角轻扬,笑的却是有几分讥讽,很快她便静下来道:“你救我出去,就不怕得罪奕丞?”暮云的头抬不起来,声音也在喉咙那里卡着,听起来更多几分沙哑。头顶传来他轻柔一笑的声音,宛若从世外飘来,整个水域之牢都充溢着微若清风的仙音。

        “容夕专为暮云公主而来,其他一切概而不管。”容夕的声音,照比璟皓差了很多,其实正是属于介于粗糙细腻之间的那么一种声线。然这一句话却是拥有者足够刻入心扉的力道,一颗种子就这般种在了心房。

        “那你不怕凤凰族因此被奕丞讨伐?”暮云戒心未消失冷言道。

        “凤凰族后继有人,不怕。”容夕回答干脆,立场坚定。“奕丞做尽天下至恶之事,总该有一族抗起讨伐义旗,天下变革无不流血,今日自然也可从我族始。”

        暮云听了这慷慨陈词,不由想起百年之前自己无知之举。叹道:“想不到还有如此疯狂之人,好笑!”暮云尝试着活动自己手脚,想再抬抬头,至少想要看到这凤容夕的样子,奈何牵一发动全身,三叉锁魂戟的封印更是不一般的牢固。暮云挣扎再三,最终还是放弃了。

        “现在的我,不信你还能如何……”

        “你可以信我。从今往后,容夕定会对公主一心一意。”凤容夕低下头,两额相对,鼻尖也几乎挨到一起。

        暮云听到这种话,心中却是憋闷,猛然抬头,摆脱了身上所有束缚,下意识将凤容夕推的远了些,也将凤容夕的样貌看了个清楚。

        眼前空间由暗转明,由明变暗。身上虽然去了枷锁禁锢,但疲惫袭来,现实中的触感渐渐明晰。这下便终于醒了过来。

        二人转醒,终于,凤容夕破了那个孩童的躯壳!

        只是床榻上的两人,此刻匀不出一点时间来给他。

        “你就是……凤容夕。”暮云睁开眼,光线有些刺眼,她尽力的去睁开,想要立刻印证自己所想。她只想看看,梦中的凤容夕和那个孩子到底有几分相像,到底是不是他。睁开眼看到眼前的人,此刻就算是他否认,也无用了。

        凤容夕不再是孩童模样,眉峰尖利有型,山根高耸显得整个人多了几分英气,那双深空一样的眼睛又赐予他丝丝慵懒。与这一双眼睛相比,脸上其它五官再无亮点,乍看起来,只觉得这个人根本撑不起这双美眸。

        “我……是。”凤容夕张口便顿住,一瞬的凝滞过后,他坚定的承认了。

        “……多谢救命之恩!我此时正受奕丞追杀,你凤凰族还是同我早早划清界限为好。至于救命之恩,若我有朝一日能摆脱奕丞定会来报。若我没命报恩,可以找璟皓代还。”暮云不顾自己久而未活动的身子,猛然起身,脑中空白一片,精血瞬间抽离向下,神志有些恍惚,身子打晃就要向下倒去。

        凤容夕眉目一扬,见暮云摇晃的样子一瞬间坐起,稳稳将暮云接在怀里。“公主这个样子能去哪里。况且我放公主离去,我有何证据去找璟太子邀功,容夕只有得罪了!”

        “公主是否还记得,梦魇之中我说过的话?”凤容夕不见暮云反抗索性放松下来,低下头靠在暮云头顶,怀抱张开将暮云更拥入怀中几分。

        “不记得!”暮云回答果断,并非真的不记得。只见凤容夕并不气恼,柔声道:“你可以信我,从今往后,容夕定对公主一心一意。”

        “一派胡言!你那属下都出去了,你还不走?”暮云撑起身子,离凤容夕远了。

        凤容夕淡笑,下了床,拱手退去。

        暮云有些出乎意料,想不到这个人竟然会下意识的接住她,坚实的胸膛,他淡薄无情的话语,与这猛烈的心跳,都有些难以忘怀。可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前后性子转变如此之大!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9720322/2394762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big id='FcLEWpHM'><legend></legend></big><q id='nkpUMYfZ'><dfn></dfn></q><i id='JZB'><kbd></kbd></i>
<option></option>
    <pre id='lAioHs'><dfn></dfn></pre><dir id='gE'><listing></listing></dir>
      <kbd id='BLLo'><acronym></acronym></kbd><kbd id='HgU'><center></center></kbd>
        <code id='KhwM'><bdo></bdo></code>
          <l id='je'><fieldset></fieldset></l><fieldset id='ZI'><center></center></fieldset><samp id='jDiqVK'><var></var></s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