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归晚 > 第34章 繁华盛,意难平

第34章 繁华盛,意难平


“滴答—滴答—滴答”

        是暮云的血,滴落了祭台。苏溪钊清醒起身,总要有人来收尸厚葬。

        “别上前去!”消失了几个月的乐逢之终于又赶来。

        “殿下可有办法!”苏溪钊可算见到了救星。生死一事上,冥域人最是有话语权了。

        “我没有办法,有办法的是他,我们只有等……”乐逢之看向那两人。属实是不忍再看第二眼。

        若是没有冥王的关押,如今她自己会不会也被万箭穿心而死?本就属于冥域的她,又能死去哪?

        乐逢之陪着苏溪钊坐着又等了七天。

        “……算了,还等什么呢。本就希望渺茫。”乐逢之拉苏溪钊欲上前收尸。

        然鞋底刚刚沾到祭台边缘,踏上金血。

        还未站稳的两个人,被一波荡漾的金光硬是给震飞了出去。两人落地站稳。

        一圈蓝色力量又至。蓝色磅礴纯净的力量不再具有杀伤力,如水波荡漾扩散远去。

        明明是清晨,一片星空笼罩,天玑又入了黑夜。

        “昶夜!是师父的昶夜!”苏溪钊惊呼,乐逢之也松了一口气。

        祭台上两人,身影被蓝火燃尽,化作飞灰,蓝金相掺的灰烬一把火重新自燃,透过昶夜一道圣光照下,凝结一道虚无身影,背后可见光相闪烁。

        苏溪钊相伴凤容夕两千年,他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凤容夕活了。

        虚无身影体内仙力积聚,终分离开去,金光分散再融形成了另一道身姿,落入凤容夕怀里。

        从凤容夕脚下开始,虚无化形,渐渐重新凝出了实体。

        凤容夕眉目一展,天地灵气都跟着凝滞一瞬,圣灵冲天,昶夜都跟着再镶金边。城中各处亮起星星点点的白光,这天玑城中,有几十号人跟着升了仙,苏溪钊也连着抬了仙格。

        此时五道天雷,却不是向着凤容夕来的。劈在了这城中某屋顶。

        凤容夕落地,单手托着暮云。昶夜凝缩悬于背后,这才给背后明晃晃的光圈挡住了。

        “暮云怎么还不醒!”乐逢之扑抢上前,却伸出手不敢碰触。

        “心脉有些损伤,让她睡吧。”凤容夕摸了摸她贴在颈窝的脸蛋。

        “恭喜师父!”

        “起来,说说何喜之有?”凤容夕的确喜气难掩。迈步向军营那方向走去。

        整个天玑因为这番折腾,人们纷纷走上街头,空前热闹。

        苏溪钊跟在身后:“一喜,是师父师母重归于好;二喜,是师父困扰多年的半神境地终于破解;只是这第三,溪钊不知。”

        “你说的都对,只是这天下至喜之事,是云儿还在我身边。”凤容夕回想,那日城下诀别,明明恨不得飞上城去将那什么王大卸八块!哪怕剁成了肉泥,都无法偿还欺辱暮云的罪过。

        可他上不去,也不能随意杀戮凡人。

        三界众生,各有各的道,否则也就不用上仙枷约束了。

        只得以身死,换得暮云平安离开天玑。凤容夕想到此处,心揪着痛。怀中暮云□□一声,表情也很痛苦。凤容夕不敢再想,暮云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哎呀我的将军!你真的活了!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感觉浑身都是用不完的力气!”军士跑过来看情况,还真的看到了将军!哪怕这次装扮完全不同,也一眼就给认出了。

        “是我。渔庆。你去将兄弟们都找来。我一道讲给你们听。”凤容夕脚步未停,那渔庆听到这话,迈开脚步拔腿就走,健步如飞,赶紧去找其他有此异变的兄弟。

        粥棚长椅上,凤容夕抱着暮云坐在那里等待。苏溪钊乖巧站在一旁。

        几十个人乌泱泱的奔袭过来。

        “将军!将军还活着!大庆没有骗人!”大家伙你一言我一语。

        “如今没有外人,都是自家兄弟。溪钊,给大家将凤翼令牌分发下去。”

        “这凤翼是个啥呀?”

        “凤翼是师父手下分布三界各族的秘密情报组织……”如此苏溪钊给这几十号人说了个清楚。

        “大家如今借着师父飞升点将成仙,日后修炼至如何还要看天资与毅力,我会根据各自特点给大家推荐合理的修炼方向。”苏溪钊耐心解答。

        “可是将军,本身不就是大仙吗?咋个还飞升嘞?”汉子不解,直接就问。

        “仙族修炼,一步一坎,如今历劫,从仙尊飞升至半神。此次功德积攒,多亏了诸位兄弟抬爱。”

        “将军,听说当时夫人……也是随您去了,现在……”是那阿屠,挤到了前排,见暮云只是睡在凤容夕怀里,无声无息就如死者。

        “这番折腾,伤了心脉。等她睡够了就好。”

        “那俺们弟兄是不是要小点声啊……”阿屠嘘了一声,一群爷们忽然学起蚊子讲话。

        “哈哈哈!那倒不必!阿云五感未复,听不见的。”凤容夕被这群人逗得哈哈大笑。这些人好像从来未变,只是从一群人变成了一群仙。

        傍晚开了酒席,美酒佳肴阿屠这次大展身手。

        这酒刚拿出来,倒上。凤容夕怀里暮云,抽动小鼻子,寻着酒味醒了。

        眼睛还未怎么睁开,瞳孔还有些散,在凤容夕颈窝蹭了蹭,轻声问:“你拿了清泠?怎么不叫我起来?”

        “还未来得及。”凤容夕疼惜的笑说。

        “夫人醒了!”众将几乎都凑了过来,围拢的里外三层密不透风。

        “你们怎么像是在看怪物呀……我没有那么丑吧?”暮云被这些男人的目光盯着,竟然有些不自然,明明当初差点睡了通铺。

        暮云从凤容夕怀里跳下来,缓缓抻了抻身子。

        “卧槽!老渔不是吧,你这斯怎么流鼻血了!”

        这恢复了仙气的夫人未免也过分好看了。

        如今瞳孔染金,多了几分异域仙女的感觉。身姿与以往并无区别,可偏偏就是那种贵不可言的一种气息,让人更挪不开眼了。

        “今日没有战事,谁来和我比比!谁能喝过我,我认他做大哥!”暮云从昶夜中搬出了一大缸的清泠。直接用那碗进去舀着喝。

        暮云今夜连着喝倒了二十几个大汉,喝的五六个日后戒了酒,一大缸子清泠见了底。

        “阿云。”

        “嗯?”暮云放下瓷碗。

        凤凰走来,撞了个满怀。

        月光洋洋洒洒,照拂在身。

        “……”不知所言,唯有深吻代替。

        这一吻点燃了一夜。这次体力格外的好。

        “容夕……我有件事要告诉你。”第二日清早暮云坐起身,将手腕递过去一些担忧道:“你摸我脉象看看。”

        “哪里不舒服?”凤容夕随意一搭,猛的坐起身,再摸一遍。“你!你!我!我们!”凤容夕身经百战,如今吓得语无伦次。

        “我真的糊涂死了!之前还以为只是到了冬天怕冷才贪睡又贪吃……这次重塑了身体之后才发现不对。”暮云又担心道:“我这次,以为你真死了。直接毁了心脉,浑身血都要流干了……这孩子恐怕早就死了。我这一虚无回神,怕不是回了这胎儿的空壳到腹中?”

        “待回家,找尘余来给你看看。这个没了还有下一个。”凤容夕抱着暮云,心中全是喜。

        梳妆打扮好,暮云迫不及待冲出营帐,看见兄弟们果然打扫好了昨日战场。阿屠又摆起了粥棚,不过今日还包了热腾腾的包子。

        “阿屠,快叫姐姐!昨日你可是第一个输的!”暮云掐腰,往粥棚边一站。

        “夫人!您可别开玩笑了!昨儿兄弟们起夜,可都听见了!”阿屠老脸一红,虽然起夜都是去吐,可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听到了将军和夫人的墙角。

        “好啊你们!这就开始听墙角了!”暮云忽然想到一坏主意,忽然装柔弱,有了一丝云遥的味道:“哎呀,那你既然知道,还不给我粥里加一个蛋,你们可是不知道,将军有多难侍候。”

        暮云正绘声绘色,添油加醋的侃侃而谈,上次那样安静的场景又出现了。

        “阿云,我看你这样多话,是不是不饿?”凤容夕也盛了一碗粥,自然的坐在暮云身边。又伸手抓了两个包子,一口嚼了半个。

        大家伙哄堂大笑,

        好像有什么悄然变了,有些又从未改变。

        在天玑已半年之久。凤容夕决定今日去拜会一人后,带暮云回家。

        天玑最北,有几处地界,归了叛军所有。

        凤容夕专门带着暮云,来看望一位病患。

        病患前几日,遭了雷劈。如今缠绵床榻,恐怕命不久矣。

        “恭喜阁下,识别出了歹人。”凤容夕不请自来,自己搬了座位安坐。

        “你一个神仙,专门来嘲笑我?”

        “神仙自然不会,但此刻,我是凤将军。”凤容夕话正欲再说。

        暮云拔出镜曦剑,向着心脏一剑穿透,生怕这该死的人有活路,剑锋一震,整颗心脏震了个粉碎。

        “阿云!”凤容夕从未见过暮云对哪个凡人痛下杀手。

        “我……我看见他就恨的牙痒痒。不如早早处理了回家。”暮云觉着他许是不高兴了。赶忙解释。

        “小脑袋想什么呢?我只是怕他轮回转世时偷你的气运”凤容夕单手托起暮云,另一手随手收了镜曦剑出了屋子。

        “没事!我睡着时逢之托梦给我,这个狗贼杀了你,遭了天谴折了大寿,大限约莫也就在这一两天,我亲自送他一程,还能少遭些罪。”

        “那我们回家吧。”

        “不去和崔叔叔道别了吗?”

        “总会再见的。”

        凤凰展翅,翱翔九霄。

        天玑人各个望天“看啊!天降祥瑞啊!竟然还有白色的凤凰!”

        崔玉所知甚多,不免感慨,这祥瑞在身边半年之久。最后还差点遭了人族毒手。

        “人族……到底值不值得?”天空飘起小雪,冰晶融化在崔玉掌心。看着融化成一汪水的冰晶,崔玉叹气进了屋子:“全是飞蛾……扑火”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9720322/238405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abel id='TXTxQ'><bdo></bdo></label><dfn id='SrpB'><del></del></dfn>
    <basefont id='vS'><u></u></basefont>
        <listing id='InXMYH'><kbd></kbd></listing><var id='LlrBPVSX'><font></font></var><thead id='XdvLGfqa'><listing></listing></thead>
          <dfn id='gyZv'><l></l></dfn>
            <marquee id='JL'><legend></legend></marquee>
            <font id='WvsMZMp'><var></var></font><ol id='luokJs'><tt></tt></ol>
              <kbd id='olASt'><blink></blink></kbd><bgsound id='fcKCOp'><s></s></bgsound><samp id='VMPm'><samp></samp></samp><thead id='IrsCtJau'><bdo></bdo></t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