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归晚 > 第58章 云梦泽

第58章 云梦泽


这凤禹湘被关起来多时正满腹牢骚,不过见了眼前之景一下怨气全无,就只想要进城去好生玩耍一番。

        都说永夜城池多贫瘠,但这座城,却让暮云感受到很浓郁的沧京的味道,没错,就是水乡的感觉。城外是葱葱郁郁的树林,这样的城市放到沧溟都是数一数二的繁华。暮云从不是什么婆婆妈妈泪眼婆娑的人,但这一刻她真的是想念沧京了。

        “这里是我的封地,现在外人都叫它旧都。它曾经叫云梦泽”

        “云梦泽!那不是万年之前就消失了的地方?”相传在世界中心,有大泽云梦,灵气充沛,曾有古凤在云梦泽栖居,并产下凤子。万年之前,世界一番震荡,云梦泽消失无踪。

        “云梦泽坠入了魔域,后来我来到人间,父君将云梦泽整个提到了这里。再后来兄长得势,兴建了永夜新城。”云殊涯诉说这万年之间的事,语气轻巧万年宛若一瞬。

        云梦泽不愧为永夜旧都。经过万年的修缮,有着比沧京都迷人的魅力,真的可以说,云梦泽是这世上最美的城池,定不输于仙界所谓的仙京。

        云梦泽房屋修缮的很好,根本看不到破旧的房屋。云梦泽上方悬浮一座小型宫殿,只通过蜿蜒的长路盘旋而上,那处应该正是云殊涯的府邸。“梦泽,是我的府邸。”云殊涯指向云梦泽上方的宫殿。

        有湖谓云梦,湖北有大泽谓云梦泽,古树四处扎根,通往云梦泽的路都由晶石和石砖铺成,云梦泽当真是财大气粗。

        “公主,今日是云梦泽的大日子。跟我来。”此刻的云殊涯,就像个热情洋溢的少年。引领着暮云,一路跑向城内。城内四处张灯结彩,节日的气氛洋溢着,而这城内的百姓,似乎都认得云殊涯。

        “城主回来了?竟然还接回了公主殿下!”街边有一名木匠大爷,第一个发现了奔跑的如羞涩少年般的云殊涯。

        “回来了!”云殊涯的脸上,明显的是一副轻松的样子。

        “老朽这就去通知城内所有人!”老木匠,化作飞燕,叽喳叫了几声,从屋子里又飞出很多只燕子飞向城内各处。

        可不能小看了口耳相传的威力,两人还没通过旋转的石坡到达梦泽。城内的男女老少,仙,魔和人基本都知道了公主的到来,甚至暮云的样子都能形容得上几分。

        “公主,这就是完整的云梦泽。”梦泽之前的平台上,云殊涯拉着暮云上到这里。暮云向下看去,完整的云梦泽景色尽收眼底,云梦泽之上泛起淡淡薄雾。薄雾笼罩之下的云梦泽,显得更加梦幻。

        嗖嗖几声,城内多处,烟花飞窜上天,炸裂开来,多种颜色的花挂于天上,爆竹之声不绝于耳,这一个刚刚坠落,便有新的重新挂上天空,二人虽然远在高空,但能清楚得听到云梦泽中百姓喧闹的声音。

        “这里真好。”比起沧京,都多了很多人情味。仙,魔,人在这里和平共处,没有高低贵贱,各司其职,过各自的日子。暮云的眼中兴奋的光芒闪过,她喜欢这种感觉,云梦泽就是这世上最好的桃花源。“云大哥,你真好。能让云梦泽百姓过上好日子。”

        “其实,宸帝若不是受的欺压,定然也会像我一般。”

        “云姐姐!大叔!燕子爷爷让你们去祭坛”被一只雨燕托在背上,飞上高高的梦泽。

        云梦泽中祭坛修建的并不宏伟,只是一处圆形空地,空地中央有个高台,高台之上矗立一口鼎。鼎中铺满九种米,三根巨香点燃插在其中。云梦泽不祭仙魔,只敬本心,这种祭祀也只是祈祷新的一年风调雨顺。

        云梦泽民风淳朴,当真让人沉醉。

        祭祀之后,凤禹湘说云梦泽中没有更好的地方,一定要来梦泽前的平台开篝火晚会,云殊涯心情极好便是应允了,随手在平台周围布下了结界以免有人族失足跌落。

        篝火搭建好后,梦泽陆续来了客人,基本所有云梦泽的年轻人都来到了这里,大家围坐成圈,欢庆春节。

        一夜喧闹,直到第二日的清晨,人群才渐渐散去,人族总是要休息睡眠,三族在云梦泽和平共处,仙魔两族自然也很为人族考虑。待人群散去云殊涯便撤去了平台四周的结界。凤禹湘也是玩闹的累了,席地而睡。燕子爷爷一早就送来了答应给凤禹湘制作的小型豪华庭院,安置在梦泽的空地上,尺寸大小刚好适合凤禹湘的身形。暮云将凤禹湘叫醒,让他看看自己的豪宅。然而湘湘确实是累了,进了豪宅根本没多看一眼,倒在自己的大床上就睡。看的云殊涯和暮云相视一笑。

        “你也休息一下吧。昨夜一直未睡。”云殊涯走在前面,带暮云在梦泽四下熟悉一番。

        “我的身体不像从前那般了,一夜不睡自然不碍事。”暮云摆手,目光继续落在梦泽的各个角落。梦泽的装点,比云梦泽的其他地方要素净的多,用料也很是低调,只是简单的石子路,简单的院落,没有更多华丽的装饰。

        “你刚回来,应该有事要做吧。不用陪我,这里逛够了,我就去城里逛逛。”暮云看穿了云殊涯的心事,刚刚回到云梦泽想来也是有重要的事要处理,比如说在路上受到的伏击,既然回了永夜想来他也要做一些安排的。

        “云梦泽人都认得你,他们都会替我照顾你。去玩吧玩累了就回梦泽。我也会早点回城。”云殊涯一直盯着暮云,忽然想到情急之时她那条抹额自己飞回了他的手腕上,取下交还给暮云道:“公主的东西,当时一直没来得及归还。”

        “无妨,就放在你那里吧。”

        云殊涯出门后,暮云左右无事可做,连凤禹湘都睡得呼噜连天,决定来到云梦泽城中好好逛逛,仔细感受三族的人和平共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毕竟所有种族都和平共处,那是在沧溟也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暮云隐约之中,尤为期盼这样的一个世界的到来。

        暮云刚刚来到城中,见到一名人族的孩童,匆忙的跑到暮云面前。

        “公主殿下,请您跟我走一趟,老祖宗说一定要见见您。”孩童身形不高,只能勉强抓到暮云腰间的衣裙。看起来也就只有几岁的样子。暮云满心疑问,但见这名孩童有些红肿的双眼,总是有些不忍心拒绝。于是抱起孩子,让其指路。

        绕过七拐八拐的巷路,路的尽头,是一座比较大的府邸,看起来要比梦泽还要大上许多,根据孩子的指挥,暮云来到府邸的正房,小院之中,跪了数个人族男女,都穿着白色素服。看来,这孩子的家族还算庞大。暮云更加好奇这位老祖宗究竟因何要见自己。难道有事情,不应该去找云殊涯吗。

        走到门口,暮云放下孩童,孩童没有跟进屋里,暮云自己步行推开房门,屋内点着炉火,温度很高。内堂传来妇人咳喘的声音。老妇人平复了很久,才有气无力的问道:“公主,请进来说话……”

        暮云的心情有些沉重,整个房间都充斥着让人不开心的气息,是病气,也是死气。暮云来到内室,到屏风后,见到床上躺着一名白发苍苍,皱纹满脸捧着暖炉的老妇人。

        “我已经将近百岁,我知道对于你们来说百年非常短暂。但对于我们人族来说,已是不易。我快要死了……”老妇人说话的速度非常缓慢,暮云耐心的听着,是啊,百年对于他们来说着实不算很长的一段时间,暮云活的要比老妇人久的多,有些不知该如何称呼于她。

        “公主殿下,我能感受到,你是一个很特别的仙族,大人啊……虽然你来到永夜,还请你怀抱希望。用心去感受云梦泽……”老妇人说话的语气样子,好像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人。暮云依旧有些云里雾里。暮云试着靠近老妇人,但很快暮云就发现,整个房间充斥的死气都是由老妇人散发出的。暮云有些心急,催使仙力到妇人身体中转上一周,但却什么都没有改变。

        “大人,不必浪费仙力。我本就已时日不多。走前能够见到大人就心满意足了。卫王殿下是我的恩人,在我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就承蒙王爷的恩情。”老妇人说着,眼眶中泪水隐隐打转,思虑也是回到了很久以前。接着妇人缓慢开口,表情掺杂几分泪意,声音也有些哽咽:“我生在永夜其他城镇,生来魂魄不稳,我的父母辗转来到云梦泽,没想到卫王殿下主动为我们开辟府邸,还赠我一枚玉坠稳固神魂。”

        “云大哥他的确是很好的人。”暮云自然对这种情感有着很深的感受。深深的对妇人的话表示同意。

        老妇人摘下玉坠,颤抖着双手,说什么也要交给暮云。暮云赶忙上前却没有接过。犹豫道:“既然玉坠已经陪了您那么久……为何不继续留着?”

        “我……怎么能霸占它呢,这里面是殿下的精纯魔气,关键的时候自然也可以保护公主”老妇人硬是将玉坠塞到了暮云的手中。

        “公主殿下,谢谢您满足老妇的愿望,您出去时将我的后辈叫进来吧。”老妇人这是下了逐客令。暮云总觉着,这话还有别的意思,暮云紧紧盯着妇人,妇人却向暮云温柔一笑,这一笑暮云仿佛看见了,初为人母时的柔情,初为人妇时的幸福,为少女时的甜美……暮云终于还是转身退去了,实在不忍继续打扰这一刻的宁静。

        暮云还未踏出外院,正房之内,哭声大作,鬼差从院外进来,向暮云恭敬的行了礼向那老妇人的屋子走去,暮云明白那名温柔的妇人是不在了。握着玉坠的手,握的更紧了些。心底的某处被无情的击打着。

        人族,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类?仙族又算是什么,长生不死的人族?

        暮云不知自己是怎样走出小巷的,燕子老人没什么声息的来到暮云身边。用苍劲的声音唤回了暮云:“公主殿下,想必见过那位老祖宗了。”

        “是。”暮云叹气。心里始终闷闷的。

        “大人不必难过,那是人族的命运,跟我们仙族魔族一样,都有自己的命运。”老爷子黑衣飘飘,仙风道骨的样子,有一丝得道高人的样子。

        “那仙族,魔族也是这样的结局吗?”暮云不知是在自问,还是在问老爷子。

        “大人,我们魔族是没有来生的。死了,就是消散归于虚无。”老爷子淡淡的笑着解释。

        “为何……”暮云手停留在胸口想不明白这件事情。

        “我魔族几乎都是三界中罪孽深重的灵魂转世而来也不需要历劫重生。所以我们很难死掉,也没有将来。这个三界是平衡的,没有哪一族可以多占多得。”老爷子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悲喜,可是却让暮云感觉,在这魔族的老爷子身上看到了更多的希望,比那些仙族和人族更多的对生命的渴望。

        “生于梦中,死于梦中。”老爷子化作燕子:“公主殿下,你终会成长完全。世人都在等着你。”

        燕子飞走,留下暮云一人。思虑之间,依旧不明老爷子所示为何。暮云心中感慨:“魔族,和人族,究竟是怎样的啊?”

        不久之后,城内子民无论仙魔还是人族,都陆续穿着白衣来到那名“老祖宗”的家里祭拜。暮云也没有再多的心情,回到梦泽前的平台,坐在那里望着整个云梦泽,等着云殊涯回来。

        云殊涯回到云梦泽,就首先听说了老祖宗的事情,云殊涯还记得老祖宗还是个孩提的时候就来到云梦泽定居,这个小女孩神魂不稳,自己还曾出手帮过她。百年过去,当初的小女孩也是不在了。送了老祖宗最后一程,听燕子老爷子说,暮云心情不好,一刻也没耽搁就回到梦泽。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9720322/237173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option id='mCSoCbxp'><blockquote></blockquote></option>
    <b id='DCsX'><nobr></nobr></b>
    <small id='FWihP'><dir></dir></small><font id='NV'><pre></pre></font><font id='fJm'><tt></tt></font>
      <blink id='oDQEkuI'><center></center></blink>
          <thead id='Ff'><optgroup></optgroup></thead>
            <dfn id='pmKWH'><abbr></abbr></dfn><dfn id='ctiGad'><s></s></df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