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云归晚 > 第60章 陈事

第60章 陈事


暮云三人自然是按奈不住好奇,掏出白玉扳指。放在桌上,三人围成一圈,仔细琢磨着该如何办。凤禹湘捧起扳指,在扳指的内侧,发现了一朵雕刻着的祥云图样,大声对暮云和云殊涯说:“这里有个图案!”暮云和云殊涯靠过去,头挨着头,凤禹湘伸出小手,触摸那看不太清楚的祥云图样。祥云图案经过凤禹湘的触摸,闪耀彩色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然再睁开眼时,已然被传送到了另一处地方。暮云见云殊涯还在身边,这下放心下来。

        “云姐姐!大叔!你们看我长大了!”身后,凤禹湘欣喜若狂。二人回头,见凤禹湘已长大许多,六岁孩提一般的样子,水蓝色的袍子,若背后再悬着巨大罗盘的话,简直会让人一口咬定这就是凤容夕。暮云暗暗决定下次遇见凤容夕的话,一定要问上一问,他有没有什么万年来都没孵出来的弟弟。

        “好好好,我知道了。”暮云揉搓凤禹湘婴儿肥的脸蛋,盈盈笑意不止,心中隐隐约的已经将凤禹湘也当做亲近的人了。

        “我们来到扳指里了。现在的一切,都是衍朝兄想让我们看到的。”云殊涯实力不俗,所以对身边的一切也有着敏锐的感知。幻境中白云四处漂泊,甚至让人觉着,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漂浮在九重天上。玉石做的白桥,宫闱,整个空间都充满灵气。

        三人顺着唯一能够看清的玉石小路,来到一处宫殿群,一路走来,一个人也没有遇到,也不知道这里对应着现世的哪里。

        宫殿前有着大片空地,空地的中央,坐落一与人等比例的玉石雕像,暖白的玉石不知被什么能工巧匠所雕刻,惟妙惟肖,眉眼精致,活灵活现,玉石仙女抚着一把古琴,姿态优美,简直就像传说中的仙乐公主。传说,天族仙乐公主出生以来,就精通各样乐器,她所演奏的乐曲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如闻一曲,三生不忘。仙乐本人更是绝美,就算放眼三界也绝找不出几人可以与之相比。

        云殊涯自然猜得出这玉石雕塑的是谁,只是他被仙乐公主的样貌所震惊,暮云的眉眼,果然与仙乐有七八分的相似!云殊涯的心里惴惴不安,甚至很是害怕接下来,衍朝会让暮云知道什么。

        大殿之内,忽而传来男孩子哭泣的声音。三人向上看去,大殿前,一个跟璟皓有几分相似的男孩子,抱着仙乐公主声泪俱下。“姐姐!我太没用了!姐姐……箫也吹不好,仙力也不强……父君会不会不要我了?”

        “怎么会呢小朝,有姐姐在没人会欺负你。父君也不会难为你的。你就每天开开心心的就好。箫不好练就换一个!”仙乐宠溺的替少年衍朝擦去眼泪,衍朝破涕为笑,一头扎进仙乐怀里,有姐姐在身边,他什么都不用怕。少年笑的甜美:“姐姐,那你永远都不好离开我,你嫁了人也要带着我,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小朝,傻瓜,你将来是要继承父君位置的,怎么可能一直跟着姐姐。”

        仙乐和少年衍朝的身影渐渐消散,四周的风景也跟着发生了变化。

        一望无际的云端,在不远之处,出现一棵参天桃花树,跟宸帝院中的那一棵很像。仙乐与奕宸树下相会,奕宸轻执仙乐之手询问求娶之事。另一男子悄然出现,奕宸紧紧将仙乐护在身后,而另一与奕宸样貌相似的男子咄咄逼人,暮云三人没有凑到近前去,也听不清仙乐三人的对话,好像是扳指的主人也不曾听清一般。不过大胆猜测,仙乐与奕宸两情相悦,另一男子属插足的一方。

        场景再次变幻,仙界九重天上,大雪纷飞,先帝崩逝,未立太子,衍朝无能继任,那名与奕宸相似的男子,携仙乐昭告仙界万民,已与仙乐有夫妻之实,遂继仙帝位。奕宸下放人界,不得回返。

        “原来……仙帝是用这般手段……可怜我姨母当初还对他念念不忘。”云殊涯微微皱眉,继而向暮云解释:“当初我刚生出灵智,还在母亲肚中,母亲去找过这个仙帝。母亲问他为何要负我姨母。”

        “所以……仙帝也从来不曾爱过仙乐公主?”暮云推测而出,心中气闷不已,就如这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一般。

        “娘亲,湘湘知道,前任仙帝,就是被现任仙帝害死的,现任仙帝强要了仙乐公主,拉到前任仙帝那里求娶,公主自然不愿,前任仙帝和现任仙帝就打了起来,最后前任仙帝连气带伤重伤不治就此崩逝。”凤禹湘回忆往事,竟爆出了这么多的昔年秘闻。暮云不解,前任仙帝崩逝之后,仙乐明显可以扶持亲弟弟,再不济还可自己登位,为何要委身这个仙帝。

        “公主……”云殊涯轻唤沉浸于思索中的暮云。暮云猛然抬起头来,仙乐皇后临盆,九重天上黑云密布,雷鸣不绝,白日无光,地动山摇,天地灾劫将至,直至女婴啼哭划破长空,驱散阴霾,天降祥瑞,女婴颈下之处璀璨莲纹惹眼。暮云和云殊涯的心都空掉了一拍。

        “……仙乐公主是我的母亲?那父皇不是我的……他是……”暮云仿佛受了晴天霹雳,栽倒在云殊涯怀里,现实的打击让她喘不过气来。从前总是想尽办法去寻求真相的暮云现在开始有些后悔了。云殊涯无声的安慰着暮云。

        “那是曾经的我吗?”暮云抬眼看到场景再一次的变换,出现了一名红衣少女,肩袖处刺绣精致,是祥云和仙藤的图样,长发简单于脑后编成一个长辫子,飘逸利落,比男子都要干脆。

        “是。”云殊涯柔声回答。

        暮云走的更近了些。曾经的少女,意气风发,脸上更多的是一种骨子里的高贵,还有一种特殊的自信。这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几人眼前场景再一转换,是衍朝和璟皓带着暮云,跳下天人大阵躲避仙帝追击。衍朝一怒之下烧了极天殿。天雷追着三人断断续续劈了不知多久,最后衍朝辗转多地来到云梦泽定居。

        至此,眼前的场景不再变换,一切都消散而去,扳指之内,是一处可以居住的异界空间,刚刚所有真实无比的画面都来自于面前漂浮空中的记忆晶石。

        异界空间之内,有一几栋木屋,后院有一大片耕地,一片湖泊。一条崎岖的小路蜿蜒上山,山顶之上金黄的六角形阵法非常显眼,踏入六角阵法便回到了现世。

        衍朝领着一帮人进来,摆上佳肴温上热酒,对于三人探究过扳指空间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甚至似乎觉得这才是情理之中。

        “我的一部分记忆。想必你们是见过了。”衍朝镇定自若,性子散漫,恍若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若不是提着酒壶的手若有若无的颤抖,恐怕暮云会真的信了这浪荡模样的衍朝真的不将这一切放在心上。

        “舅父请受暮云一拜!暮云没有认出您是暮云的过错……”暮云颇为正式的跪拜在衍朝身前,却见衍朝叹气,伸出一只手轻轻拍暮云肩膀,让暮云起身,同时说道:“小暮云,失去记忆也不是你的错。我已将前尘过往大致告知与你,万万不可再纠结于过去,多想于你无益。”

        衍朝虽实力一般,但好歹也曾是前任仙帝的亲子,性格大气,总的来说还是优于常人。

        衍朝将暮云拉到身边坐好,又示意云殊涯和小凤凰分别落座。四个人占满了整张桌子。衍朝这心里已然是升起了一丝暖意,有太多孤独的年月,如今终于算是其乐融融了。

        “我看我这枚扳指与这小凤凰很是相和,就将其赠与小凤凰吧。看见你就总是能想起一个旧友……”衍朝已喝至微醺,这下可是便宜了凤禹湘。

        凤禹湘经过扳指中灵气的熏染,回到了现世之后也没有恢复巴掌大小的样子了。现在的凤禹湘,简直就是凤容夕孪生兄弟在世。

        暮云亦是笑意盈盈,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流反,好像那是一种亲情的滋味。原来舅舅是这样的感觉,那母亲呢?又会是怎样的?

        “小暮云,舅父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支巴乌跟了我数万年,如今送了你,让它认你为主。”衍朝拿出腰间所别的水晶巴乌直接送予暮云。在衍朝的记忆里,暮云已经看到衍朝的武器和所练的仙法都与巴乌有关,暮云自然不敢收下。

        “我们一族成年之后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乐器,你母亲未能替你挑选,舅舅送你一支怎的你还不收?”衍朝硬是将水晶巴乌塞到了暮云的怀中。大有你不要我就要你好看的架势。再言道:“小暮云莫不是觉得抢了我的武器?”

        暮云被衍朝说中,只得乖乖点头。

        “公主,收下吧,衍朝兄早已用箫代替巴乌了,不然我吹箫的技艺是向谁学的?”云殊涯揉揉暮云脑后发丝,很是疼爱这般天真的暮云。眼神之中蕴了些许笑意。

        “那我就收下了……”暮云被这两个拥有慈爱老父亲般目光的男人盯得有些面红耳赤。

        “等等,公主,将这个系上。”云殊涯手中凭空出现一根凤羽,拿过送给暮云的巴乌将原先的挂坠取下,换上了这根金红色凤羽,当巴乌再次交还给暮云的时候,这一根凤羽已经完全的挂在了巴乌上,仿佛原生一般。

        暮云还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任何能够作为武器的东西,心中有些紧张接过水晶巴乌,将精神力融汇到巴乌里面,使其在灵海之中留下一个印记。巴乌随着暮云仙力和精神力的注入,水晶透明的巴乌,渐渐地改换了颜色,随着暮云仙力的注入,冰蓝色扩散开来,整个水晶巴乌,颜色宛若星河,仿佛看得见繁星点点。本来平滑的巴乌表面,多了许多银色凸起的花纹,整个巴乌精致了不知多少。巴乌与凤羽,冷暖二色相撞,好看极了。

        “既然跟了我,不如就起个名字叫归云吧!”暮云惊喜的看到归云的变化,想不到一支简单的巴乌也可以这样的好看。

        暮云将巴乌收回灵海,衍朝很快就将暮云和云殊涯的酒杯斟满,连凤禹湘也没有放过。酒过三巡,夜上三竿,酒量很好的几个人也都喝得红了脸,东倒西歪的酒坛摆便了桌上与地上。

        “舅舅,我母亲……她是什么样子?”

        “我的姐姐?”衍朝双颊发红,仰起头来,脑中回忆与姐姐相处的时时刻刻。甚至有些后悔一气之下跳下天人大阵,就自己这个修为,恐怕今后都很难再能回到九重天上与姐姐相逢。“姐姐于我,就像你于小璟。珍之重之,又无可替代。”衍朝有些烦闷,姐姐一人在九重天上该如何难过。

        这一场酒喝得着实好,朔月高挂,暮云安顿好衍朝,扶着云殊涯,拖着凤禹湘。往那高浮于半空的梦泽走去。要不是暮云心情好还肯拖着这两人,否则早就将二人扔在那街边。第二日让云梦泽的子民看看宿醉的城主是什么样子。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89720322/237173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trike id='FtJlCQO'><fieldset></fieldset></strike><strike id='iVFL'><strong></strong></strike><dfn id='VbdkMj'><dfn></dfn></dfn>
    <u id='nusrvP'><optgroup></optgroup></u><legend id='YpxcYe'><strike></strike></legend><listing id='NHXE'><q></q></listing>
        <kbd id='Ol'><listing></listing></kbd><bdo id='DxtDFx'><abbr></abbr></bdo>
        <pre id='aq'><b></b></pre>
          <tt id='IguED'><u></u></tt><address id='VRjMFU'><basefont></basefont></address><dfn id='Tctq'><sup></sup></dfn><xmp id='AT'><acronym></acronym></x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