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猫咪报仇总失败干脆和仇人HE了 >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第3章


等了半天,苗藐都没感受到下边被咔嚓,反而下巴和后脖颈的钳制消失了。

        他悄咪咪睁开一条眼缝,看到仇人已经坐了回去,正捏着酒杯喝酒。

        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苗藐把眼睛完全睁开。

        大概是适应了酒吧里的环境,他没觉得那么晕了,开始悄悄观察起周围环境,为报完仇后制定最佳逃跑路线。

        “第一次来?”

        听到仇人问话,苗藐直接“哼”了一声。

        “你还是在校生吧?就算成年了也少来这种地方,长成这副样子容易被骗。”

        “你看不起我?”

        苗藐知道自己的人形不够威武霸气,时常被其他人和妖看轻,但等他们尝过自己爪子的厉害,都会立马改观。

        仇人没再说什么,而是转向舞池看别人跳舞。

        竟然敢无视自己,看来是时候给这个程医生一个好看了。

        虽然这里人多,但灯光像是欠了电费一样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的,只要速度足够快,完全可以趁暗下来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仇人咔嚓了。

        苗藐虚握右拳,粉嫩的指尖在手心里偷偷变得尖锐。

        亮了,暗了,亮了……苗藐在心中默念。

        就趁现在!

        苗藐闪电般地出手,可是……抓了个空。

        不应该啊,刚刚明明把位置观察清楚了。

        他一时间有些凌乱,难道太久没下黑手业务不熟练了?

        灯光又亮起来,苗藐才发现旁边早已没有仇人的身影。

        他居然跑了!

        苗藐刷一下站起来,环顾四周搜寻仇人的身影。

        原来仇人去了舞池,正在和其他人一样随着音乐摆动身体。

        哼!搔首弄姿,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苗藐随即进了舞池。

        可是舞池里人挤人的,让他行进得十分困难。

        忽然一只手抚上苗藐的肩,有人往他右耳边吹了口气。

        苗藐向右看去,又是个比自己高半个头的成年男性,寸头,也穿着衬衣,能看出肌肉,长相也不错。

        不过比仇人还是差点意思。

        “要不要和我一起跳?”寸头问着,另一只手也搭在了苗藐的肩上。

        苗藐还没来得及问“跳什么”,只觉得腰上一紧,被往后一带,靠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然后头顶响起一句“他是我的人”。

        是仇人的声音。

        “你刚刚还跟那个人跳贴面舞呢。”寸头指着不远处一个五官精致的男人说。

        程纶:“只是为了让我家小朋友吃个醋而已。”

        寸头还是不依不饶:“我怎么就是不信呢。”

        “呵。”

        苗藐只听到仇人轻笑一声,然后他的下巴被抬起,后脖颈也被抓住。

        怎么又来?

        苗藐又不能动了。

        不过根据之前的经验,这样不会被咔嚓,不慌不慌。

        他自我安慰着。

        紧接着,脸被下巴的手带着往右转,下一刻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苗藐不但身体动弹不得,连呼吸都暂停了。

        有限的视角里,他只能看到仇人的眼睛,瞳孔里的自己眼尾湿润,两颊绯红,像是进入了发情期。

        难不成真被祁老那乌鸦嘴说中了?

        等两大死穴被放开,嘴巴也重获自由的时候,苗藐大口大口喘起气来。

        今天的身体状况好像不太对劲,报仇这事要不改天再说。

        但是就这么走了,显得好怂啊。

        苗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傻了?没想到真有接个吻都能把自己憋死的人。”

        听到仇人的嘲笑,苗藐不服气地反驳:“我才没有!我只是……只是……”

        他想不出有力的反驳理由。

        算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苗藐正想溜之大吉,可腰上传来了阻力。

        原来是仇人又把手放在了上面。

        “你放开我!”苗藐说着去拽腰上的手。

        “别动,那个寸头还盯着我们。”

        “我管他盯不盯!”

        “他风评不好,如果你被他骗走了,明天等着进医院吧。”

        苗藐想说自己武力值高的很,向来是送别人进医院,但又觉得向仇人炫耀这些会引起其警觉。

        他又发觉身体好像没刚才那么软了,呼吸也恢复了正常。

        既然发情期的症状消失了,还是找机会下手吧。

        “别傻站着,把手搭我肩上,跟着我动。”

        为了放松仇人的警惕心,苗藐决定听他的话。

        “你的动作太僵了,放松一点。”

        真啰嗦,还是速战速决吧。

        苗藐的双手顺着仇人肩膀一路下滑,离目的地就差毫厘时,手腕被抓住了。

        “别得寸进尺。”

        你割了我十二个小弟的蛋我就割你一个人的,是谁得寸进尺?

        苗藐想挣脱仇人的手继续报仇,可完全挣脱不了。

        他的力气怎么能那么大?这样还怎么给小弟们报仇?

        苗藐垮下脸来。

        “我对你这样的没兴趣,别浪费时间。”仇人的语气比刚才柔和了很多,把苗藐带出了舞池,“不早了,那个寸头也不见了,你赶紧回学校吧。”

        报仇这事看来得从长计议,苗藐放下狠话:“姓程的,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转身想走,可手腕又被抓住了。

        “你知道我?关注我多久了?”

        苗藐正想反问什么意思,但顷刻间热意泛了上来。

        好像……真的进入发情期了……

        他一把抱住离自己最近的程纶,本能地蹭了蹭。

        “你怎么了?难道被下药了?可你没有喝任何东西啊。”

        苗藐觉得热意更甚,开始脱自己衣服。

        “难道刚才那个寸头搭你肩的时候给你喷了什么?”

        苗藐抬头堵住了“声源”。

        “我们……去酒店再继续?”

        苗藐用残存的理智思考了一秒,到了酒店就没其他人了,也比这破地方安静,更适合下手。

        他点了点头。

        -

        苗藐是被床头传来的电话铃声吵醒的,他把脸埋进枕头里,假装没听到,可是铃声不依不饶地响着。

        “好烦啊……”苗藐嘟囔着,不情不愿地伸手点了座机上的免提。

        “先生您好,程先生离开前为您订了八点半到十一点半每半小时一次的叫醒服务,现在已经八点半了。”甜美的女声响起。

        “但是我好困。”苗藐说完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那我半小时后再打给您。”

        苗藐挂掉电话后秒入睡。

        猫咪本来就嗜睡,更何况昨晚消耗巨大。

        就这样,每隔半小时,苗藐就被座机铃声吵醒一次,直至十一点半。

        虽然到十一点半那一次,苗藐已经清醒了不少,但还是对电话那头说:“我可以继续睡吗?”

        “这……”电话那头顿了一下,继续说,“可是程先生只预付了一晚的房间费用,如果超过十二点您得来前台续费。”

        “我知道了。”

        苗藐只能选择起来,因为他没钱。

        趁着还有半小时,他坐在床上开始复盘昨晚的报仇过程。

        在和仇人拉锯的数个小时内,自己无数次就能成功了,但仇人仿佛能预判一般,总是通过各种不要脸的方法泄了自己的力。

        仇人果然有两把刷子,看来报仇这事真的得从长计议。

        还有,自己虽然没经验,但也不小心看到过小弟和别的小母猫在一起只要几分钟就行,但仇人那个混蛋,几个小时不带停的!

        再然后,我们猫咪那啥之后都会相互舔毛贴贴的,仇人居然拍拍屁股就走了!还只付了一晚的房费!

        苗藐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看到自己的衣服好好地叠放在床尾,心情稍微变好了一丢丢。

        毕竟昨晚它们都被随意丢在地上,看来是仇人捡起来叠好的。

        嗯?

        尾巴怎么出来了?

        难道最近疏于修炼,连正常人形都维持不了了?

        苗藐摁住尾巴想让它缩回去,可尾巴有自己的想法,偏不缩,还晃荡几下彰显存在感。

        他对着怎么都拉不上的裤子发愁。

        幸亏仇人提前离开了,应该没看到。

        把外套系在腰上遮住尾巴,苗藐悄咪咪离开了酒店,打算回防空洞再睡一觉。

        -

        程纶凌晨三点出了酒店后,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才回到城郊的家,困到不行。

        直到日上三竿,他还蒙着被子睡得很深。

        可有人就是要扰他清梦。

        看到杨志第十八次来电,程纶万般无奈地接起来:“我今天不是调休吗?”

        杨志:“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怎么声音听上去像是那啥过度了一样?”

        程纶:“没什么事的话我挂——”

        杨志:“等等!我看到你的椅子上和桌上多了几串梅花脚印!”

        程纶瞬间来了精神:“拍照给我看看。”

        杨志:“难道你想靠这爪印认猫?不过你的观察力的确强,真认出来也说不定,我这就拍。”

        他拍了照发给程纶,继续絮叨:“也不知道是哪只小崽子越狱了?不对啊,现在医院里的猫都是昨天刚成了太监的流浪猫,哪来的力气翻山越岭?不过刚刚保洁阿姨跟我说里面最小那只猫的笼子坏了,难道是它?”

        程纶看了照片问杨志:“昨晚是不是有窗没关?”

        杨志:“怎么?二楼东边走廊尽头的窗户的确开着。”

        程纶:“有别的猫进来了。”

        杨志:“怎么可能?猫咪都讨厌消毒水味,不是被主人送来就是被抓来,怎么可能自己进医院?”

        程纶盯着照片里的猫爪印说:“我确定是外面来的,医院里的那些猫的爪子没这么圆润可爱。”

        他又补了一句:“而且从这些爪印里可以看出,那一定是一只温顺黏人的小猫咪。”

        杨志沉默了片刻,说:“算了,我先帮你擦干净。”

        程纶:“鼠标右边那两个爪印别擦。”

        杨志:“你这是想干嘛?”

        程纶:“留着欣赏。”

        杨志:“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变态——”

        程纶一把挂掉电话,继续睡回笼觉,迷迷糊糊间梦到昨晚的片段。

        小朋友身上仿佛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他不断探索,停不下来。

        就是不怎么讲卫生,不但衣服脏,连两只脚丫子也是黑的,床单被他蹭了一堆黑印子。

        但自己毕竟年长一些,还是得照顾一下小朋友,就打了水给他擦干净。

        不得不说,小朋友的脚还挺可爱的,每个脚趾都是圆圆的。

        给小朋友叠衣服的时候,从他的外套里掉出来岙戊大学的一卡通,才知道小朋友还是自己的学弟。

        卡上的证件照看着不太正规,像是偷拍,不过完全没有折损他的好样貌。

        苗藐,名字还挺可爱的,叫起来像小猫叫。

        还是海洋生物系的,挺搭的。

        岙戊大学的教授大多严厉,为了不让小朋友缺太多课,他还去前台订了叫醒服务。

        也不知道小朋友有没有早点起来乖乖上学去。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78505718/243589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caption id='LSpIWUGa'><small></small></caption><nobr id='DZ'><listing></listing></nobr>
    <tt></tt>
    <pre id='dWojJZI'><ol></ol></pre><tt id='luX'><sup></sup></tt>
    <font></font>
    <acronym id='BJApVC'><font></font></acronym><cite></cite>
      <small id='UXMFBOE'><comment></comment></small><xmp id='IjSCS'><small></small></xmp><small id='gB'><l></l></small>
        <ol id='lBoyls'><bgsound></bgsound></ol><q id='dGk'><nobr></nob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