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油味暗恋 > 80.耿耿x学长(四)

80.耿耿x学长(四)


林兮耿想了想。

        这一路上,  她说自己是心理系的次数,没有十次,  也至少有个七八次了。而且刚刚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上边也写了她的专业。

        如果此时,她真的相信何儒梁到现在都不知道她是心理系的——

        这不就等于没有带脑子来学校吗。

        等男生走后,  气氛沉默了下来。

        何儒梁拉着大行李箱继续往前走,  边说着:“走吧,  外边太晒了。”

        林兮耿愣愣地应了声,  连忙跟上。

        很快,  林兮耿想起刚刚的事情,  纠结几秒后,觉得自己好像没有憋着不问的理由,干脆直截了当地问:“学长,  你真听错了?”

        何儒梁眼也没抬,  很认真地答:“嗯。”

        “……”

        行吧。

        他好心带她去报到,  还帮她拿行李,带她去宿舍楼,如果她还这样坚持问下去,  一点台阶都不给对方下,这好像就太过分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完全不信的情绪。

        何儒梁的眉心动了动,及时地承认了自己的谎言:“没听错。”

        “啊?”

        “心理系应用心理学。”

        林兮耿连忙点头:“那你刚刚……”

        还没等她说完,何儒梁突然一本正经地打断了她的话。

        “挺好的专业。”

        “啊?”说到这个,  林兮耿眨了眨眼,  也一本正经了起来,  “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和我姐商量了很久之后才敲定这个。”

        何儒梁淡笑一声,很快,他低着下巴,收起嘴角的弧度,回头看她。

        眨眼之间,何儒梁脸上的情绪已经荡然无存。眼神温和却有种天生自带的冷意,说出来的话也无波无澜。

        “上了大学也不要松懈,好好学习。”

        突然受到学霸的教育,林兮耿的心一紧,连忙点头。

        “一定,一定。”

        -

        林兮耿只当他的这句话是给自己的温馨提示。

        指的大概是:你看吧,我之前拿了高考状元,但我不好好学习,我全挂科了,我被留级了,我一下子尝到了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滋味,我在学校出名了,我丢死人了。

        所以她千万不能松懈。

        她得好好学习。

        直到这一天结束,把宿舍整理好,林兮耿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之时,才猛地想起了被自己遗忘了的事情。

        ……

        所以何儒梁今天到底听没听错?

        -

        报到后的第一天。

        上午是新生入学教育,在礼堂里听着催眠一样的话,靠着带有软垫的椅背,几乎要睡着。下午去体育馆领取军服,迎接明天到来的军训。

        怕学生都挤在同一个时间段去领衣服,学校给各系安排了不同的时间段领取军服。

        心理系是在下午四点到四点半之间,按班级次序,每人依次到体育馆里,找学生干部领取两套军服。

        只要跟分发军服的学生干部报出自己的身高,他们会按照尺寸表,直接分发军服给他们,不合适的可以回来换。

        体育馆内被分成十条队伍。

        每次进五个班级,一个班占两条队伍。

        林兮耿排在中间的位置。

        站在旁边的舍友在跟她说着话,林兮耿顺着人流往体育馆里走。里头的空气虽然闷,但比在外边站着,遭受毒辣阳光的洗礼要好得多。

        她下意识往体育馆内扫了一圈。

        体育馆各处摆放了几张桌子,身后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军服,军帽,皮带等。站在附近的学生干部大多都穿着会服,颜色图案不统一。

        有些是校学生会,还有些是系学生会。

        但胸前都统一挂着吊牌。

        林兮耿的目光停在偏角落的一张桌前,那边站了三个人,二男一女。三人都穿着深蓝色会服,衣服印上去的字迹十分清晰,是校学生会。

        何儒梁就坐在最边上的位置,眼睛半眯,目光绕着周围。单手放在桌上轻敲,双腿微曲,交叠搭在桌子下边的横杆上。

        另两个人站着,跟前面排队领军服的学生说着话。

        唯有何儒梁一副像是在看热闹的样子,懒散而无所事事。

        像是上级领导过来巡视。

        林兮耿正想收回视线时,何儒梁突然看了过来。

        跟她的目光撞上。

        林兮耿微愣,不太确定他看的是不是自己。

        对视三秒过后,林兮耿迟疑地对他点了点头,算是远距离的跟他打了声招呼。

        也不知道他看没看到。

        何儒梁没做出什么反应,很快便垂下了眼睑,然后站起身,跟旁边的男生说了几句话,就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兮耿也没在意,把注意力放回在跟几个舍友的聊天内容上。

        队伍不算长,而且分发军服的学生干部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就排到了林兮耿。

        她的嘴巴微启,话还没说出来,突然发现刚刚还远在几十米外的何儒梁,在此刻突然就变成了负责他们这一条队的学生干部。

        何儒梁把登记表推到她的面前,声音清润低沉:“填一下资料,姓名,学号,班级,所在系别,身高和鞋码。”

        林兮耿点点头,提起笔,迅速往上填。

        何儒梁垂睫,扫了一眼:“身高163,鞋码37。  ”

        说着他站了起身,到后面去给她拿了两套军服,用透明的塑料纸包装着,还有一双36码的鞋子。

        “两套中码的衣服,不合适可以回来换。鞋子尺码偏大,所以给你拿了36码的。”

        林兮耿接过,点点头:“谢谢学长。”

        她抱着衣服出了队伍。

        几个舍友正在队伍外边等她:“耿耿,你拿的什么码的衣服?”

        “中码的,你们呢?”

        “我们也是。”其中一个舍友说,“不过小珺高,她173,拿了XXL的。  ”

        四个女生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到饭堂解决了晚饭。

        出了饭堂,就快到宿舍的时候,林兮耿翻了翻手中抱着的军服,突然发现何儒梁给她的两套军服,不是同一个尺寸的。

        上面那件是M码,下面那件是XXXL码的。

        舍友一米七三都才穿XXL码的,更别说林兮耿还比她矮了十厘米。

        她的脚步一顿,跟舍友说了一声之后,自己拿着那套给错了的军服,往体育馆的方向走。

        此时才刚过五点,还有学生陆陆续续在领取军服。

        林兮耿走进体育馆里,发现此时正在排队的学生大多是男生。她回到刚刚的队伍,看到何儒梁还在时,犹豫地走了过去。

        队伍很长,林兮耿想着自己自己换个尺寸,应该花不了多少时间。

        她走到最前端,喊住何儒梁:“学长。”

        何儒梁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面前的男生。

        听到声音,他看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林兮耿把手中的衣服递给他:“我刚刚是在这条队领的军服,但是你好像拿错尺码给我了,这个是加大码,我穿的中码的。”

        何儒梁半眯着眼,看了看上边的尺码,往衣服堆的方向走:“你等会儿。”

        本以为就是十几秒的事情。

        结果。

        等了几分钟后,何儒梁依然在那边翻找着。

        林兮耿隐隐能听到旁边有几个男生在说:“怎么这么久啊?”

        “不知道啊——”

        恰在此时,何儒梁也回来了。他轻舔着唇,看向林兮耿,浅棕色的瞳仁泛着细细的光:“中码好像没有了。”

        林兮耿不想耽搁太久,连忙说:“没关系,大——”

        大码的也行。

        这句话还没说出来,何儒梁又道:“现在后面等的人太多,你把你的联系方式留一下,我一会儿去问问其他人还有没有中码。如果有的话,我今晚给你送过去。”

        林兮耿不太想麻烦他,想把话说完。

        下一刻,何儒梁直接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屏幕上显示的刚好就是微信添加好友的界面:“你输一下你的微信号。”

        随后,他把注意力放在正在排队的男生上边:“同学,先填一下资料。”

        林兮耿顿了下,只好默默地输入了自己的微信号,戳了下添加到通讯录,然后递给何儒梁:“好了。”

        何儒梁接过,淡淡道:“嗯。”

        林兮耿想了想,还是补充了句:“如果有中码的话,你跟我说一声,然后我自己过来拿就好。谢谢学长。”

        “好。”何儒梁像是忙的不可开交,眼也没抬一下,“先回去吧。”

        等林兮耿走后。

        何儒梁起身去给那个男生拿衣服,眉眼微垂,想起刚刚的事情,他的嘴角突然弯了起来,顺手拿了一套中码的军服放进抽屉里。

        -

        晚上七点过后,林兮耿收到了何儒梁的微信。

        何儒梁:【你现在在哪。】

        林兮耿:【宿舍。】

        何儒梁:【那下来吧。】

        林兮耿刚洗完澡,此时头发还半湿。但她不想让何儒梁等太久,套了个外套直接往楼下冲,没多久就下了楼。

        何儒梁就站在宿舍楼前面,身材高大挺拔,单手拿着一套衣服,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她小跑着过去,微喘着气,喊他:“学长。”

        顺着声音,何儒梁抬了眼,把手里的军服给她。

        林兮耿连忙接过,站在原地几秒后,犹豫着问:“你是只给我一个人送吗?”

        何儒梁的长睫低垂,眼尾扬起,因为两人身高的差距,他似乎还弓下了身,很平淡的嗯了一声。

        闻言,林兮耿又感激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指了指旁边的那家奶茶店:“真的麻烦你了,我请你喝杯奶茶吧?”

        何儒梁往那边看了一眼,漫不经心地点头:“好。”

        两人走了过去。

        点了两杯奶茶之后,林兮耿一摸口袋,才发现她根本就没带学生卡下来。

        注意到她窘迫的神情,何儒梁轻笑一声,眼神带了点玩味,拿出自己的学生卡,在机器上刷了一下。

        林兮耿舔了舔唇,小声道:“抱歉,我一会儿微信还给你。”

        何儒梁也没多在意,随口一应:“没事。”

        两杯奶茶分开装,林兮耿那杯打包带走,何儒梁的则直接拿着喝。他懒洋洋地撕开吸管的包装,轻轻用吸管的尖端在奶茶盖上戳了一个小洞。

        然后用力摁。

        里边的奶茶顺势往外挤,溢出来,流到他的手上。

        何儒梁的脚步停了下来。

        余光注意到她的动静,林兮耿看了过来,愣了:“啊,怎么弄出来了。”

        何儒梁把另一只手上拿着的饭卡递给她:“帮我拿一下。”

        林兮耿下意识接过。

        何儒梁:“有纸巾吗?”

        林兮耿摸了摸口袋,摇摇头:“我没带……”

        听到这话,何儒梁稍稍侧身,露出身后的书包:“你帮我拿一下,我书包里边应该有纸巾。”

        “好。”林兮耿把手里的饭卡放进兜里,腾出一只手拉开他的书包拉链,把里边的纸巾拿出来给他。

        看着她的动作,何儒梁的眉眼一动,敛颚笑了下。

        解决完后,两人各自回了宿舍。

        林兮耿把奶茶和衣服都放在桌子上,想把外套脱掉的时候,突然摸到了口袋里有个薄而硬的东西。

        她有点疑惑,伸手拿了出来。

        一看。

        是何儒梁的学生卡。

        -

        因为林兮耿明天还要军训,何儒梁直接让她明天带着卡出门,然后他在她军训的时间段过去找她,也不会占用她的时间。

        林兮耿同意了。

        隔天,林兮耿到篮球场那边军训。

        那儿的熟人倒是多,除了林兮迟在红十字会当志愿者,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人,他们系的副连,许放。

        林兮耿不觉得许放会给她放水,所以这事情对她来说,感觉其实不疼不痒。

        但她从来没想过,许放训练人起来,真的像是在带兵一样,仿佛不把他们的精力榨干,就浑身不舒服。

        仅仅只是过了半个上午,林兮耿都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听到哨声后,林兮耿抱着水瓶去找林兮迟,边喝着水边把口袋里的学生卡递给她:“何学长等会可能会过来,然后你帮我把这个还给他。”

        林兮迟垂眸看了眼,愣愣道:“你怎么会有他的饭卡?”

        林兮耿累的连话都不想多说,脸颊被晒得红扑扑的,发尾被汗水打湿,她轻轻喘着气,疲惫道:“下次跟你说。”

        再之后,接下来的半个月军训生活。

        林兮耿没再跟何儒梁有任何的交谈,每天都被太阳和军姿折磨的死去活来。但她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他路过篮球场。

        早上十点,下午三点,晚上九点。

        这三个时间段,他每天都会过来,呆一阵子就走。

        何儒梁像是认识全校的所有人。

        他认识她的姐姐林兮迟,也认识她的副连许放,认识她的助班,认识来当志愿者的大部分人。

        他也像是闲得慌。

        大概是因为还没开始正式上课,他没有事情做。

        过来这边,大概是找人聊天,也大概是觉得看他们受苦十分有意思。

        跟她其实没有任何关系。

        林兮耿站在这儿,忍受着头顶的暴晒,以及教官的谩骂声。

        偶尔看向那边的时候,每次都能撞上何儒梁那双略带笑意的桃花眼。

        一秒的对视后,又分开。

        时间久了,林兮耿渐渐有种错觉。

        感觉他像是空气一样密布在她的周围,渗入她的骨子里。

        就算他每次过来这边的目的不是为了见她,林兮耿仍然有种,被他时时刻刻盯着的感觉。她头一回有这种这么自作多情的感觉。

        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她觉得这个趋势不太妙。

        -

        不仅是军训的时候如此。

        就连军训结束后,林兮耿仍有这样的错觉。

        社团招新时,她被舍友扯去一起参加了话剧社。第三次去参加社团活动,她突然发现何儒梁也在场,并且还认识她们的社长。

        上选修课的时候,林兮耿偶尔还会碰到何儒梁,一抬头就看到他坐在自己的旁边。跟她打了招呼后,他还能跟坐在她后面的男生,她左边的女生打招呼。

        偶遇的次数也多到数不清。

        像是无孔不入。

        两人之间的交集变得越来越多,关系也从陌生人变成了普通朋友,然后再继续加深,变得熟稔了起来。

        林兮耿不是迟钝的人,心里渐渐有了个猜测。

        这种情况。

        要么是她喜欢何儒梁,因为希望,所以觉得他时时刻刻都在注意自己;要么是何儒梁真的喜欢她,所以经常出现在她的面前。

        不管是哪种可能性,都让林兮耿觉得很不可思议。

        但不管如何。

        林兮耿都觉得,自己肯定是栽了。

        因为不管是哪种可能性,这样的错觉,导致的结果是——她放在何儒梁身上的关注度,似乎……也多的不可思议。

        -

        烦恼了一周之后。

        林兮耿在微信上找了林兮迟,想跟她倾诉一下自己的少女心事。

        在电话里不想多说这件事,林兮耿直接说是想跟她一起吃饭。

        但她不说,林兮迟也不知情,很自然地把许放也带上了。

        然后,林兮耿的心情更丧了。

        吃完饭后。

        注意到话依然很少的林兮耿,林兮迟顿了下,把许放喊去买饮料,以此把他支开,然后问:“你怎么了?”

        林兮耿抿了抿唇,闷闷地说:“我感觉我好像看上了一个男孩子。”

        林兮迟瞪大眼,好奇道:“谁啊?你们班的?话剧社的?”

        “都不算吧……”林兮耿有一点紧张,“就是,条件很好,长得好看,成绩好,性格好,家里还有钱那种。”

        林兮迟想了想,很认真地说:“那也不一定这么好,可能就你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比如我以前就觉得许放长得惨绝人寰,现在就不一样了。”

        “……”林兮耿皱了皱眉,下意识替何儒梁说话,“不是,我以前也觉得他条件很好,不然我也不会想着把你介绍给他了。”

        “啊?谁啊。你什么时候介绍人给我认识了?”

        “我想介绍的时候,才发现你们两个就是认识的呀。”林兮耿说,“我当时觉得许放哥实在不行,完全不行,这个就很行,这个就完全行,然后我就……”

        她还没说完,视线一转,突然注意到不知在林兮迟后面站了多久的许放。

        林兮耿立刻闭了嘴:“……”

        林兮迟没注意到她的异常,突然想起来了:“不会是何儒梁吧?”

        与此同时,许放走到林兮迟的旁边,把手上的饮料贴在她的脸上。听到她嘶了一声之后,才拿远了些,冷着一张脸,盯着她看。

        林兮迟没跟他计较,皱了眉,继续跟林兮耿说:“你是不是对男孩子有什么误解。”

        “……”

        “何学长的话,这都二十好几了吧。”

        “就刚好二十啊……”

        “你确定吗?”林兮迟似乎不大乐意,一脸的无法认同,“你确定要找一个比你姐年龄还大的男生当男朋友?”

        “……”找个比你年龄大的怎么了。

        “你在烦什么。”林兮迟凑过去,小声地跟她说,“唉,反正虽然我对他不是很满意,但是根据我的观察,何学长肯定是喜欢你的。”

        “……”你的情商我不是很敢信啊。

        注意到许放的动静,林兮耿的眼一动,提示她:“许放哥走了。”

        “啊?什么。”林兮迟回头,看着许放的背影,不敢相信地问,“我靠,他什么时候生气的?”

        “……”

        林兮迟还懵逼着,讷讷道:“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能生气的人。”

        林兮耿:“……”

        林兮迟的脚还黏在原地,完全没有要过去追许放的趋势,继续跟林兮耿聊天。

        话题倒是变了,开始吐槽许放:“我跟你说,我昨天跟许放一起吃饭,他当时把筷子伸了过来,我以为他要夹我的菜去吃,我就伸手护着啊——然后他就生……”

        她的话还没说话,许放在那边不耐烦地喊了一声:“还不过来?”

        “……”林兮迟舔了舔唇,“我走了啊。”

        林兮耿原本惆怅的心情顿时全无,被他们两个弄的十分无言以对:“快走吧。”

        “你不要不开心了,何儒梁不喜欢你的话,我把头砍下来送给你。”

        “快滚!”

        下一刻,林兮迟小跑着过去,追上了许放的脚步,揪住他的手:“屁屁。”

        许放连眼神都没给她一个,也没吭声。

        “我之前偷偷观察过,我觉得何学长肯定喜欢耿耿啊。”林兮迟回忆了一下,认真说,“他追人的方式跟我挺像的,都挺厉害。”

        “……”

        “怪不得耿耿会动心。”

        “……”

        “可我觉得,他俩不怎么合适。何学长的年龄有点大,而且他之前为了游戏旷考,这点就不怎么好。”林兮迟皱了皱鼻子,“我觉得他有点配不上我们耿耿。”

        听到这话,许放终于开了口:“有点?”

        这话像是在附和她的话,让林兮迟的气势立刻涨了起来:“我是想委婉一点,你懂吗?其实是很不配,非常不配!我妹是全世界最好的!何儒梁算个屁!”

        许放的眼睛黑漆漆的,不带情绪地盯着她。半晌后,他突然笑了,轻飘飘道:“你妹也这样跟你说的我?”

        林兮迟:“……”

        他怎么知道的?

        许放极度不爽,黑着一张脸,表情又臭又硬,冷声道:“何儒梁算个什么玩意儿,你妹还想介绍给你?”

        林兮迟十分狗腿:“算个屁。”

        “哦。”许放更不爽了,“他也算个屁?”

        “……”

        -

        一无所获。

        林兮迟果然是个不靠谱的人。

        林兮耿郁闷地到超市买了个雪糕,边啃着边想事情,漫步目的地往前走。她踢着面前的小石子,看着它咕噜咕噜地向前滚动,然后撞到一个人的鞋尖,又往回滚了几厘米。

        她抬头,正想道歉的时候。

        突然注意到眼前的人的模样。

        细碎短发,像是妖孽一样的桃花眼,被那副眼镜盖住了一半锋芒。

        林兮耿愣了一下,想起自己的小心思,莫名有点紧张,主动喊他:“学长。”

        何儒梁低眼看她:“回宿舍?”

        “没有,就随便走走。”

        “走吧。”

        “啊?”

        “我也随便走走。”

        “哦…好。”

        林兮耿站在他旁边咬着雪糕,也没有吭声。

        大概是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也大概是因为这清凉的风,又或许是因为周围飘散过来的桂花香气,林兮耿突然又想起了林兮迟那不靠谱的话。

        在此刻,她莫名对那话有了一点点的希冀,也因此,冒出了一股突如其来的勇气:“学长。”

        “嗯?”

        “如果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怎么做?”

        何儒梁的脚步顿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他偏了偏脑袋,像是在思考,那双平时看起来不太正经的眼,此刻都多了几分认真。

        “在她面前找存在感。”

        “存在……感?”

        “嗯。”他的声音带了笑,低而哑,“不管用什么方式,我得先让她记住我。”

        林兮耿觉得自己的心脏跳的极快,她抿了抿唇,内心的情绪难以形容:“那她现在记住了吗?”

        话题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他真的有个喜欢的人。

        何儒梁的眉眼轻挑,拖着腔道:“算记住了吧。”

        林兮耿突然觉得手里的着雪糕真的太难吃了,难吃到让她想回去投诉那个商家。她垂下眼,自虐般的继续问:“那记住了之后呢。”

        “要先等等。”

        “等什么?”林兮耿愣了下,突然反应过来,很认真地说,“等她来追你吗?学长,你这样不太对,守株待兔,跟坐以待毙没有任何区别。”

        何儒梁也愣了。

        很快,他低着眼,轻笑出声:“不是。”

        “……”

        周围有风声,哗哗的响。

        他的声音沉溺其中,像是大海的声音。

        清晰地,一字一顿地。

        传入她的耳中。

        “我在等她成年。”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34359/22151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strong id='XLkO'><pre></pre></strong><q id='QXxtCLRG'><listing></listing></q>
<dir id='kYn'><pre></pre></dir><ins id='Tqpo'><label></label></ins>
      <u id='wIbIqed'><code></code></u><optgroup id='GxWLZOK'><abbr></abbr></optgroup>
        <fieldset id='wZv'><thead></thead></fieldset>
        <cite id='CuvmTetb'><center></center></cite><listing id='DDsMFWM'><samp></samp></listing><acronym id='yS'><person></person></acronym>
        <thead></thead>
        <dfn id='hhS'><marquee></marquee></dfn><b id='ogY'><caption></caption></b><xmp id='QuXyubZe'><xmp></xmp></x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