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奶油味暗恋 > 36.36

36.36


这种状态,  在林兮迟认识许放的过去十八年里,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一时间让她想,  她也想不到什么时候许放有对她这么明目张胆的示弱过。

        勉强来算的话,  高三寒假的时候好像有一次。

        那时候距离高考的时间连半年都不到,学校放高三生回去过年,  假期只有一个星期。这个假期林兮迟完全没把时间浪费在其他事情上,每天吃完早饭之后便骑着单车去许放家拉着他一起学习。

        许放的语数英三科成绩都不错,  唯有理综成绩一直提不上来。林兮迟急的半死,但当事人倒是每天悠哉悠哉的,  完全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后来实在觉得从外公家到许放家的半个小时路程太浪费时间了,  犹豫再三,  她便跟父母提出了这个假期想回家住的要求。

        -

        零陆年之前,  许家和林家还没搬到岚北别墅区,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

        后来,许父看上了岚北别墅区的房子,花了大半的积蓄买下一套。时隔三个月,  许家对面的房主想到海外定居,决定将这套房子卖掉。林父听说了之后,纠结了一番,  最后还是决定卖掉了原本的房子,用这笔钱和家里的积蓄,买下了许家对面的那套房子。

        林兮迟和许放又成为了邻居。

        林家的房子有两层,  二楼有四个房间,  其中两间是林兮迟和林兮耿的房间,  林母还留了个空房间,特地跟她们提过,是留给姐姐林玎的。

        买了这套房子后,刚过一年,林玎被找回来了。

        林父特地找人重新把那个房间装修了一遍。装修的那段时间,林玎跟林兮迟住一个房间,到后来连林兮耿都凑过来了。

        三个姑娘挤在一张床上,缩在被窝里,叽叽喳喳地谈天说地。

        林玎的话少,因为之前的经历,性子沉默又孤僻,但跟她们呆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很开心,弯着眉眼听她们吵闹。

        怕林玎觉得自己融入不了这个家庭,家里的另外四个人都在努力,尽可能地对她好,但结果完全不如想象中的那样,好像反倒让她更觉得自己只是个客人。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玎在家里的姿态甚至没有刚来时那般自然,越发的战战兢兢,只要是谁跟她说话大声了一点,她便会立刻哭着请求不要把她送回去。

        她说她做错了,她会听话。

        不要把她送回人贩子手里。

        林兮迟觉得她是因为过去的经历留下了心理阴影,跟父母建议过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希望她慢慢忘记过去,摆脱过去,希望她能明白她的人生已经回归正道。

        只要她也能努力,她的未来也会是令人期待而美好向上的。

        林父和林母都同意了,经朋友推荐,在着手准备联系心理医生的时候。奶奶通过姑姑的嘴听说了这件事情,亲自来了林兮迟家。

        林兮迟虽然对很多事情都不太在意,神经大条,但对于她重视的人,她还是会放很多心思在上面。所以从小她就很清楚,奶奶并不喜欢她。

        林兮迟也清楚,奶奶并不是重男轻女,因为她很喜欢林兮耿。

        就算林兮耿不小心摔坏了她珍爱的手镯,她也只会乐呵呵地安慰着林兮耿,说没有关系。而林兮迟要是只是不小心碰到她的身体,都会被她冷嘲热讽一通。

        林兮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她努力过想挽回自己在奶奶心里中的形象,多次之后发现根本没有作用便放弃了。

        之后奶奶一来家中,林兮迟跟她打了招呼后,便会回到房间里学习。奶奶不喜欢她,倒也乐意让她少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但这次,奶奶一到家里就指着林玎和林兮迟,叫她们留在客厅,让林兮耿回到房间去。

        宽敞的客厅一时间就只剩她们三个人。

        那一天,林兮迟终于明白了一直以来奶奶讨厌她的原因。

        林玎七个月大的时候,林母带她出去买菜。因为一时不注意,把她弄丢了。之后报警,或是贴寻人启事,也一点用处都没有。

        因为这事情,林母每日以泪洗面,精神状态越来越差,每天就呆在家里哪里都不去。

        林父伤心却也不知如何是好,万般无奈之下,他做出了一个很不好的决定。

        他到孤儿院领养了那时候才一岁的林兮迟。

        林父想将林母的愧疚感降到最低,想假装把林玎找回来了。

        所以今天林兮迟才会站在这里。

        啊,多好理解。

        她是被抱养回来的,是用来代替林玎的。

        奶奶其实也是个好奶奶,她对待所有孩子都是一视同仁的,她只认同血浓于水的感情,别的都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林兮迟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太可怕了。

        那一刻的孤立无助,那一刻的无法思考,那一刻僵到冰点的气氛。

        她看着奶奶抱着林玎,另一只手指着她,轻轻缓缓地说:“孩子,所以你千万别觉得自己是多余的。不然多不公平啊,你要知道——”

        “真正多余的人已经理直气壮地活了多少年了。”

        这句话,林兮迟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忘不掉。

        -

        之后林玎对待林兮迟的态度大转变,她完全没有因为奶奶的话而对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多了多少信心,反倒有了更多的猜疑。

        林玎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差了,见到其他人依然是一副胆怯而自卑的模样,可只要看到林兮迟,就会开始尖叫着让她滚。

        林父和林母在几个星期之后才知道,林兮迟已经知道自己是被领养的事情。他们因此特别严肃地找她谈了一回,再三跟她强调,她绝对不是林玎的替代品。

        林家有三个女儿,他们对谁都是这样说的。

        林兮迟很清楚,他们是爱她的。

        在林玎回来之前,他们对她和林兮耿的关心和爱都是相同而平等的,他们从不因为自己不是他们亲生的而有一丝一毫的差别。

        可因为他们的责任,让林玎遭受了她原本不应该承受的事情。他们想要弥补自己过错,也因此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林玎的身上。

        林玎不希望林兮迟出现在家里,不希望她还像现在活得那么快乐又自在,不希望她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她希望林兮迟活得像自己一样,那么煎熬而难以忍受。

        所有人都只能让步。

        林兮迟不断地对着自己说没关系,嘴里不断重复着父母对她强调的话,最后却抱着奶奶跟她说的那句话,选择了让步。

        -

        在外公家住的这一年间,林兮迟很少回家。就算她经常去许放家玩,路过家里的时候,进去的次数也屈指可数。

        那时候林兮迟正值高三,她难得提了这么一个要求,林父和林母完全没法拒绝。

        林兮迟也不想跟林玎见面,便主动提出住在一楼的客房。她每天早出晚归的,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许放的家里,倒也相安无事。

        但在假期的最后一天,林兮迟在许放家呆着的时候,突然就来了例假。她也不好意思跟许放说这事情,用手机给母亲发了条短信,之后才回了家。

        林兮迟从厕所出来,刚想回去找许放时,出于她的意料,林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红着眼不断阻拦着她的母亲。

        林玎的腿脚有问题,走路一跛一跛的,走楼梯更是困难,半天都没走到林兮迟的面前。她的眼睛瞪大着,只在楼梯上哭喊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一定还在这!”

        林兮迟的呼吸一滞,不想听她说话,脚步加快着往外走。

        “林兮迟!”林玎尖叫着,声音又沙又哑,“你给我记住了,你是多余的,你是被领养的!要不是我爸妈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之后的话她没再听下去,林兮迟关上了房子的大门。

        这种话她听过林玎说了无数次,所以此时心情也没有太大的波动,在原地顿了半分钟后,她便重新进了许放家。

        林兮迟回到了许放的房间,却没见到他的人影。

        她也没想太多,坐回书桌前,拿起笔继续写题。

        没过多久,许放也回来了。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下巴滴着水,额前的发丝也湿漉漉的,像是刚洗了脸。

        林兮迟眨眨眼,问道:“你困了?”

        许放没说话,坐回她的旁边,抽了几张纸巾开始擦脸上的水,然后便沉默着抓起笔,继续写着试卷。

        林兮迟侧头瞅了瞅他的表情,低声说:“诶,你困了就睡会儿吧,我又不是狠到连让你睡个午觉都不肯……”

        她的话还没说完,许放就打断了她的话,轻声说:“我们来打赌吧。”

        “——啊?”

        “赌下个学期,整个学期的生活费。”

        林兮迟懵了:“赌这么大?”

        “嗯。”

        “赌什么?”

        “随便,掰手腕吧。”

        林兮迟沉默了几秒:“你当我是傻子吗?”

        最后林兮迟还是在他的坚持下妥协了,然后也很意外的,她很轻松地用单手将他秒杀了。她对许放的脆弱震惊无比,盯着自己的手,半天都缓不过神。

        她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多久没赢过许放了。

        林兮迟脱口而出:“哇,你是不是太垃圾了啊。”

        “嗯。”

        那时候,她本以为许放会骂回她,结果他就只是轻声嗯了一下,之后便继续拿起笔写题。林兮迟觉得很古怪,便偷偷摸摸地凑过去看他的表情。

        林兮迟这才注意到,许放的嘴唇抿着,双眸红的像是要滴血。她被他吓了一大跳,猛地扯住他的手,说:“我们重来一次?我感觉你刚刚只是没发挥好。”

        他别过头,低声说:“不用。”

        声音低哑又轻,听起来十分难过。

        林兮迟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小心翼翼地问:“你怎么了……”

        许放那时候说的话她还记得。

        “没什么。”许放的尾音发颤,一字一顿地说,“你说的对,我确实很垃圾。”

        -

        那时候她不知道许放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反应,但林兮迟现在一想,也大概能懂他那时的反应从何而来。他大概是听到了林玎的话,又想起之前因为她搬家的事情跟她冷战的事情。

        那次是因为愧疚,那这次是因为什么。

        从林兮耿来S大找她那天后,许放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月了。

        林兮迟觉得他太奇怪了,就算她再怎么刻意惹他生气,他都只是沉默着一阵之后,又开始向她示弱,像是对她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这种感觉虽然有点爽,但是又像是山雨欲来的前兆。

        很可怕。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十月二十四号。

        大概是因为林兮耿回去之后跟父母提了自己生活费不够用的事情,林母又给她打了两千块钱。林兮迟拿着这笔钱给许放买了一双运动鞋,在他生日当天晚上,她提着蛋糕和礼物,打算亲自送到他的宿舍。

        林兮迟提前看过许放的课表,确定他这个时间段没有课,她还旁敲侧击地问过,也确定了他这段时间会呆在宿舍里。

        S大并不限制学生进异性的宿舍,一般只要在楼下跟宿管阿姨说一声并签个名字就好。林兮迟去找许放的次数并不少,此时连签字都不需要,跟阿姨说了一声后边直接进了宿舍楼。

        林兮迟上了三楼,走到许放的宿舍门前,敲了三下。

        没人开门。

        她又敲了三下。

        还是没人。

        林兮迟这才发现宿舍门没有关好,门虚掩着,她便小心翼翼地向里推。里面黑漆漆一片,没有开灯。她郁闷地皱了皱眉,小声喊:“许放。”

        没人说话,不像是有人在的样子。

        “我开灯了啊……”

        林兮迟犹豫着,按下了门旁边的开关,宿舍里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往里看,就见宿舍四张床上,只有许放的床上有人。

        此时许放正闭着眼睡觉,正躺着,发丝柔顺耷拉下来,可能是因为突然亮了灯,他的眉头紧皱,看起来不太高兴。

        林兮迟仔细看了看,确实好像除了许放没其他人了。她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把手上的东西放在许放的桌子上,凑过去蹲在许放的旁边看他。

        -

        林兮迟开灯的那一刻,许放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他听到林兮迟放东西的声音,也听到她走过来蹲在自己面前的动静。

        许放正想睁眼时,脸上突然感觉到一个又凉又软的触感。

        好像是她的手指,在摸他的脸。

        确定这个答案,许放突然就不想睁开眼了。他有点好奇林兮迟接下来会做什么,便懒洋洋地继续闭着眼,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动作。

        过了半分钟,许放听到林兮迟站了起来。

        不知道她要做什么,许放便偷偷睁了眼,就见她又回到了他桌子的位置。注意到她又要转身,他立刻合上了眼。

        过了一会儿,她走过来,和刚刚一模一样,蹲在他的身前。

        然后,许放闻到了马克笔的味道。

        “……”

        接着便是林兮迟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的过程。

        脸上这冰凉又痒的触感,让许放的心情从失望慢慢地演变成愤怒。他按捺着脾气,不断地在内心跟自己说:你喜欢她,她是你喜欢的人。你要对她好一点,记得要温柔,温柔。忍忍就过去了。

        因为这句话,他没有当场睁开眼跟她发火。

        “我靠,我怎么就画成这样了。”林兮迟盯着他的脸,喃喃低语,“等下他醒来肯定会把我打死的吧……”

        接着,如许放所料,他听到林兮迟落荒而逃的声音。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后,许放慢腾腾地睁开脸,起身到照了照镜子,随后面无表情地到洗手台前开始洗脸。

        洗了一分钟。颜色一点都没掉。

        两分钟,没掉。

        三分钟后,许放看着脸颊两侧还很明显的三根猫胡须,扔掉手里的毛巾,深吸了口气,在内心调节了三秒的情绪后,怒气达到了顶端。

        他拉开阳台的门,满脸戾气地往外走。

        妈的。

        他今天再忍他就是傻逼。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34359/21000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del id='JEVFL'><label></label></del><blink id='MLP'><u></u></blink><dir id='vM'><dfn></dfn></dir>
<dfn></dfn>
<fieldset id='bOFb'><comment></comment></fieldset><em id='vtaAMyY'><dfn></dfn></em>
    <bgsound></bgsound><optgroup id='MFydXbi'><basefont></basefont></optgroup><bdo id='vIGUeDh'><center></center></bdo>
      <kbd id='WULVUHFw'><code></code></kbd><blink id='sQS'><cite></cite></blink>
        <center id='Kb'><l></l></center><i id='LKrAkb'><abbr></abbr></i><comment id='QOgDUNZu'><span></span></comment><label id='YIfTMOlt'><strong></strong></label><sub id='Zrity'><listing></listing></sub>
          <dir id='ZPgcUC'><center></center></dir><sup id='PHfGNk'><l></l></s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