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写实派玛丽苏 > 将门盛宠:狂拽元帅的撩心妖孽(六)

将门盛宠:狂拽元帅的撩心妖孽(六)


,  拓跋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吼~”宝贝睡吧。元帅温柔地低吼了一声,  用三条最柔软的触手拼出一张超大超舒适的床,一条最细的触手垫在拓跋脑袋下面给他当枕头,  一条最宽的触手盖在拓跋身上给他当被子。

        特别宠。

        简直可以说是将门盛宠了!

        “晚安,我亲爱的北海巨妖。”拓跋啾地亲了一下自己的触手小枕头,柔情似水道,“游累了就歇一歇。”

        “吼~”好的宝贝。万俟元帅非常听话地闭上了左眼,又休眠了二分之一的大脑,  十条触手软哒哒地垂了下去,  进入半睡半醒状态!

        另外十条触手则在海中继续勤奋地划着水,探照灯一般发出强烈绿光的右眼也炯炯有神地睁着,  搜寻着附近有人烟的岛屿。

        章鱼的大脑是遍布全身的,而作为章鱼的远亲,北海巨妖在这方面也是一样的,所以万俟并不需要像人类那样完全的休息。

        拓跋在万俟的触手中睡得非常香,  清醒时艳丽得颇有几分攻击性的眉眼,  在睡着之后看起来确是纯良无害的。

        就这样,万俟载着拓跋,  在海中不间断地游了两天一夜,  终于顺利地带着拓跋脱险了。

        ——万俟远远地看到了一艘Z国的货运轮船,  并且在对方察觉到不对之前从巨妖形态变回了人类,  抱住拓跋在海中求救,  看上去完全就是两个不幸遇到海难的普通人。

        船上的水手看到了他们之后第一时间进行施救,  将两个水淋淋的人救上了船。

        轮船上面各种物资一应俱全,  万俟元帅向船员们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这一步没有任何困难,因为在海上工作的没有人不知道万俟元帅的长相。

        表明身份后,万俟元帅和拓跋顺利获得了淡水食物药品以及两张温暖的床。

        船长十分体贴,并没有询问堂堂海军元帅遇到海难被救起时为什么是光屁股的状态……

        总之,几天之后,轮船顺利回航。

        身体完全康复了的拓跋和万俟一起上了岸。

        接触到陆地的一瞬间,两人极有默契地同时对视了一眼。

        拓跋挑了挑眉毛,有趣地打量着万俟,似乎在等待他先开口。

        “……你想去哪里?”万俟迟疑了片刻,问道。

        拓跋淡定道:“我要回家。”

        万俟线条坚毅的嘴唇微微抿了抿,眼中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道:“好。”

        “好就快走啊。”拓跋一手无比自然亲昵地勾起万俟的手臂,一手五指并拢遮住自己的脸,道,“码头上人来人往的,我一个超S级通缉犯光天化日站在这里是不是太嚣张了点儿?”

        不过事实上,拓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被认出来……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的话,一个像拓跋这样容貌俊美身材高挑气质不俗的红发男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会瞬间吸引全场注意力的。

        然而在玛丽苏世界中,即使是个纯粹用来填充世界的NPC路人甲,在颜值上都是现实世界的中上等水平,最差的也得够得上清秀两个字!

        至于各种颜色的头发,那更是玛丽苏世界标配。

        可以说是帅哥多如狗,美男遍地走。

        所以拓跋在人群中其实并没有那么引人注意……

        突然被拓跋挽住手臂的万俟不敢相信地确认道:“我们一起,回你家?”

        “对,陪我取东西,一件件还回去啊。”拓跋眉梢轻扬,含笑道,“我的元帅大人,你是傻了吗?”

        万俟英俊的脸和露在外面的脖子一寸寸红了起来,他沉默了片刻,低声问:“你不是说不要我对你负责吗?”

        拓跋好玩地观察着万俟略带几分赌气意味的样子,道:“我都把你那二十多条可爱的小触手和上面的吸盘全看光了,我对你负责总行了吧?”

        万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郁闷:“……”

        果然是因为这个。

        拓跋啧啧遗憾道:“以后本大盗可就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了。”语毕,拓跋摸了摸元帅大人绿得发黑的头发,目露怜爱道,“你看你的头绿的,以前真是一直独身?”

        “……是的。”万俟暗自咬了咬牙,在确立关系之前先郑重道,“我三十年来一直独身,有一部分原因是我在满月之夜或极端愤怒的情况下,会自己无法控制地变身狂化,击杀一切出现在我面前的活物,我害怕有一天也许我会因为这个错手伤害到与我亲近的人……”

        万俟是抱着沉重的心情述说这一切的,然而拓跋却不以为然地挥挥手,道:“亲爱的,你那慢吞吞的小触手根本打不到我啊。”

        竟是完全无法反驳的万俟:“……”

        武力值高且速度快,大盗就是这么有自信,和外面那些只会嘤嘤嘤的小白兔一点也不一样!

        于是,独身了三十年的元帅大人就这样被大盗拐回了家!

        两个人确立关系之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万俟元帅像往常那样提前把自己关在了元帅府的地下室中。

        这间地下室是万俟为了让自己在月圆之夜进来发疯而特别建造的,墙壁天花板和地板都是某种硬度超高的特殊合金,门上有密码锁,出入都要输入密码,密码只有万俟自己知道,而一旦进入狂化状态他是无法理智地输入密码的,所以这样的设计可以确保万俟只有在清醒状态下才能从地下室中走出去。

        太阳完全落了下去,一轮银色的满月慢慢攀升到苍穹中,元帅的狂化也随之开始了。

        粗壮有力的触手“啪”地一声甩在墙上,在那坚固的合金墙壁上拍出一道浅浅的印痕,两只碧绿的巨眼被嗜血的渴望灼烧得隐隐泛红,那能一口咬断一艘游轮的血盆大口狂暴地张开,咆哮声震天动地:“吼——!”

        这时,地下室的密码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条缝,拓跋像个幽灵一样贴着墙闪了进来。

        是的,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大盗打不开的锁!

        万俟仍然在拓跋面前张着血盆大口咆哮,触手漫天狂甩乱舞,平时在拓跋面前展露出的沉稳中带着几分温柔的形象荡然无存……

        就好像一个平时在男朋友面前软萌可爱的妹子在家头不梳脸不洗抠脚渣游戏时被碰巧闯进家门的男朋友撞了个正着一样尴尬……

        失去了理智的万俟将生满了尖牙的巨嘴正对着拓跋,撕心裂肺地咆哮道:“吼——!”

        拓跋从容地从袖口抖出一个装满了粉色粉末的小玻璃瓶,沉稳地拔掉盖子,然后扬手往万俟的巨嘴里一丢。

        粉色粉末霎时盈了一嘴,万俟怔了一下,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一蓬粉色的烟雾以他的嘴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整间地下室都被笼罩在这样的烟雾中。

        随即,万俟整个身体都失去力量,飞快软了下去。

        而对烟雾有抗力的拓跋则泰然自若,丝毫不受影响。

        “吼吼……”万俟有气无力地哼唧了两声,巨大的圆脑袋像个漏掉的水袋一样无力地瘫在二十多条软绵绵的触手上,整个怪物都变成了一坨巨大的灰色橡皮泥,牢牢地贴在地上,连触手尖儿都动不了,看起来迷之惹人怜爱。

        “没力气啦?”拓跋笑眯眯地走过去,拍拍万俟的巨脸。

        万俟瘫软得几乎连睁眼睛的力气都没有,那双绿圆眼半开半合,眼皮沉重地耷拉着,好像很困似的:“吼……”

        “这种药粉我之前对你用过一次,毒性很微弱,24小时之后就可以完全排出体外,对人体没什么副作用。”拓跋手腕一抖,又变出一瓶拿在手里,得意洋洋地晃了晃道,“只要半个指甲盖那么多就可以让人形状态下的你失去力量,整瓶的话看来对付巨妖形态也不成问题。”

        虽然拓跋不能用爱与希望的白莲花力量洗涤万俟的灵魂来平复他的狂化……

        但是拓跋可以下毒啊!

        虽然手段有一点点差别但是结果差不多!

        “以后你就再也不用担心狂化会伤害到我了。”拓跋在万俟的血盆大口上啾地亲了一下,幽幽道,“我不趁机对你可爱的小触手做点儿什么就已经很不错了。”

        万俟光溜溜的大脑袋渗出冷汗,勉力试图缩起瘫在地上的触手:“……”

        拓跋顿时笑得很开心!

        为了哄自己的小巨妖高兴,拓跋真的遵守了自己的承诺,开始把自己这些年偷来的东西一件件还回去。

        那些东西拓跋当真一件也没有变卖,因为他的海盗祖父早年间在某座海岛上发现了不知什么人留下的大量宝藏,留给拓跋的钱多到八辈子都挥霍不完,根本不需要变卖赃物。

        而且大盗对这些宝贝一副完全不走心的样子,很多稀世珍品上都积了厚厚一层灰……

        可能就是有钱到发慌且三观从小就被海盗祖父带得稀碎的缘故,拓跋才走上了到处偷窃宝物找刺激的邪路!

        最后一件偷来的东西也还了回去,拓跋家巨大的金库空了一半。

        “嘿嘿,等我无聊了就挨个重新偷回来。”拓跋搓搓手,兴奋道。

        “不许再偷。”万俟威严禁止,“这事到此为止。

        “那你变个触手给我玩一下。”拓跋不满地嘟起嘴,捏捏元帅的手指头。

        在北海巨妖可爱小触手的诱.惑下,失足青年总算是勉强改邪归正了……

        万俟单独变了一只手,整只手从手腕的部分骤然变粗,五只触手代替五根手指乖顺地盘在拓跋脚下。

        拓跋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然而万俟一点儿也开心不起来:“……你喜欢的只是我的原形。”

        根本不是我的人形!

        “我都喜欢。”拓跋轻轻拍了拍万俟的面颊,侧脸用嘴唇贴住万俟的耳朵,一边舔吻着他的耳廓一边低声道,“不然你以为我在孤岛上那天勾搭你是为什么?真当我是做公益?”

        于是元帅又很不争气地开心了起来!

        “我把东西都还回去了……”拓跋不老实的手奔着元帅下三路摸过去了,“该怎么奖励我?”

        元帅一本正经道:“我回军部之后会想办法撤销各国对你的通缉。”

        上千个国家的S级通缉令要挨个撤销,工作量肯定会巨大到无法想象。

        不过为了爱情万俟元帅表示自己非常心甘情愿。

        “不是这个。”拓跋出手如风,瞬间就把元帅的裤腰带偷走了!

        万俟老脸一红,然而表情仍然严肃:“……”

        拓跋腻在万俟身上撒娇道:“触手play来一发好不好?”

        万俟神色坚毅地目视前方,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散发着铁血军人的味道,目光正经得好像正站在军舰甲板上率领舰队作战,然而,一根滑溜溜的触手已经从拓跋身后绕了过去,撩起拓跋的上衣,顺着衣物的缝隙钻了进去。

        开了荤之后的元帅也是个相当不正经的!

        拓跋轻轻地、甜腻地发出了一声惊呼。

        于是审美与喜好异于常人的拓跋大盗终于得偿所愿,尽情地和元帅玩了一次触手PLAY。

        战事非常激烈,从白天一直到太阳落山……

        就这样,敌人变恋人的元帅和自家大盗过上了童话般幸福的生活。

        某一天,在某一片不知名的海域……

        夏日热烈的阳光将海水照得暖洋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14162/99653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dir id='RQKgwEN'><legend></legend></dir><blockquote id='wAalbhW'><dfn></dfn></blockquote><dir id='JtTjls'><xmp></xmp></dir><samp id='BujrD'><bgsound></bgsound></samp>
    <tt id='VZYiYTh'><option></option></tt>
    <s></s>
    <span></span><acronym id='uIZanFI'><person></person></acronym>
    <span id='vSKPspnE'><dfn></dfn></span><comment id='ctGYDLG'><acronym></acronym></comment><ol id='kCfbK'><l></l></ol>
      <font></font><dfn id='hHRoMv'><i></i></dfn><nobr id='bM'><var></var></nobr>
      <marquee></marquee>
        <q id='BcZbouN'><u></u></q><dir id='JXpUgG'><tt></tt></di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