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写实派玛丽苏 > 冰山杀手:温柔神医追爱冷情郎(二)

冰山杀手:温柔神医追爱冷情郎(二)


独孤十分厌恶在陌生人面前裸.露身体,  即使对方的身份是医生也一样。沾满血污的长裤堆在地上,  独孤露出两条精瘦却有力的长腿。由于常年都是长衣长裤密不透风地包裹着身体,完全接受不到阳光照射,  加上大量失血,那皮肤毫无血色且没有半点温度,简直像是白色大理石的雕塑。

        很快,轩辕医生便推着满载着药品与医疗器械的推车走了进来,目光淡淡扫过独孤的腿。

        独孤难堪地绷直了嘴角,  整个人周身的气场又冷了几度。

        身上的血都凝结成了血冰!

        似乎是察觉到了对方冷酷外表下的不安,  轩辕神色显得愈发漠然平静了,带着满脸公事公办的意味,  他戴上一次性手套开始为独孤的伤口止血。

        虽然设定是世界第一的内科医生,但是医学生在学校时会学习各个科目的内容,普通的外科处置不在话下,轩辕灵敏稳健的十指有条不紊地处理着伤处,  被陌生人的手指碰触着大腿根处尴尬的部位,  独孤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绷紧了,浓密睫毛力持镇定地微微颤动着。

        “你的体温很低。”轩辕温声道,  “一直是这样吗?”

        独孤不耐烦地别过头,  冷冷一哼。

        “看来是了。”轩辕似乎有一种可以通过音量调值情绪等因素领悟出不同的“哼”中蕴含的不同含义的神奇能力,  “可能是比较严重的体寒,  也许我可以帮你调理一下。”

        体寒不仅自己凉,  还能冻死别人,  那也是非常厉害了!

        不过轩辕医生说是体寒那肯定就是体寒,  毕竟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医生必须不会误诊!

        独孤狠厉如狼的目光在轩辕俊美和气的面容上一寸寸滑过,寒声道:“不需要,少废话。”

        轩辕唇角翘了翘,废话道:“好的。”

        虽然对方的表现非常失礼——如果再加上之前用匕首抵着自己喉咙的事情,那就不仅仅是“失礼”两个字能概括的了——不过轩辕医生却意外地没有产生不悦的感觉。

        也许是不久之前被一个表面纯真可爱内里却以玩弄人心为乐的黑心小白花狠狠戏耍过一番的缘故,轩辕现在对文雅软糯的美少年条件反射地无法产生任何好感,反倒是独孤这样一上来就黑着脸冒冷气的人让他莫名地感觉安心。

        不过那件事说来也是很奇怪……轩辕医生对慕容家小少爷的喜爱之情在对方人间蒸发之后便迅速地淡化消失了,去势之汹涌堪比来势,而且都是一样的莫名其妙。轩辕自认并不是一个理智到无情的人,就算明知被对方玩弄了按理说也应该会痛苦上一段时间的,可是,完全没有。

        并不知道自己之前的情绪是受到了系统设定的影响,轩辕医生还很是为自己迷一般的恢复速度狠狠纠结了一把。

        好在,像其他所有的配角一样,在轩辕医生与主角的互动结束之后,系统便自动将他无视了。他回到了自己原本的轨道上,被系统放任着自生自灭。

        自生自灭其实是好事情……

        当然,这些事情轩辕医生本人是不会知情的。

        将流血最严重的伤口进行了消毒止血包扎后,轩辕摘下手套用口中热气呵了呵自己几乎快要被独孤冻僵的手指,缓过来后又开始着手处理其它的小伤。处理到独孤小腿上的一处划伤时,为了角度方便轩辕单膝跪在地上,低垂着眼帘,目光专注又柔和。

        独孤怔了一下,觉得眼前这一幕不知为何有些眼熟,然而纷乱的思绪还没理出头绪,就被凉丝丝的酒精棉球擦过皮肤激起的酥.麻痒意打断了。独孤不会疼,但却怕痒,于是忍不住瑟缩了一下,随即他便恼怒地看见跪在自己脚下的年轻男人脸上浮起了一丝意味含混的笑意。

        类似于兽医在暴雨滂沱的天气中看到一只瑟缩在垃圾桶旁边的受伤小奶猫时会露出的,善意、同情与怜爱的微笑。

        独孤眼神一厉:“哼!”

        垃圾桶旁边的小奶猫对兽医亮出小爪子并凶恶地喵了一声!

        “嗯,不笑了。”轩辕再次解读独孤的哼并故作严肃地板起脸,道,“可以了,穿上裤子起来吧,伤口没有我想象中的严重。”

        独孤小奶猫飞快穿上裤子,扭头就走。

        同样是被别人温柔以待,之前对象是慕容小少爷时独孤的心里就充满了感恩和保护欲,而现在对象换成轩辕时,独孤就满心不知从何而起的别扭,别扭中还掺杂着一丝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他脸上有点发热……

        显然这就是做攻和做受的区别!

        当然,独孤自己是不会明白的……

        “等等。”轩辕上前一步拦住他,在对方戒备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地塞了几盒药过去,其中一个药盒中塞着一张小纸条,他一板一眼地提醒道,“口服药按时吃,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别让伤口碰到水,愈合前尽量多休息,明天的这个时候找我换药……”

        他的口吻之平常就仿佛独孤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伤患,好像独孤等一下会回到一个温馨舒适有人在等他回去的家里,会对家人说“医生说不能吃辣”随即把筷子避开桌上摆得满满腾腾的丰盛饭菜中带辣椒的那一道,然后在吃过饭之后进浴室用温水擦身,小心翼翼地把干净的湿毛巾避过受伤的地方——好像眼前这个满身血污,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会那样似的。

        独孤也察觉到轩辕话中充满违和感的这一部分,凌厉的眉梢扬了扬,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极浅淡,满是嘲讽的意味。

        轩辕一脸纯良温厚地微微笑了笑,随即他指指独孤手里药盒中的小纸条道:“明天我不值班,换药要去我家,这里写的是地址。”

        独孤下颚的线条猛地紧了紧,随即,他冷哼一声,转身大步走开。

        被兽医温柔对待的小奶猫惊呆了,它喵地怒吼一声,尾巴炸着毛逃跑了。

        轩辕医生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那个逃也似离开的背影,少顷,他忽然摇着头笑出声了。

        第二天的夜晚,同样的时间。

        轩辕医生正在自己家里的书房伏案阅读医书,窗户的方向忽然传来一声叩击玻璃的轻响。轩辕抬眼望去,看见墨色的黑暗中,一个同样黑漆漆的人影正蹲坐在窗外,黑衣黑发黑眼,唯有一双手和面容是白的。

        受伤的小奶猫乖乖地找回来了。

        轩辕忙起身打开窗子放独孤进来。

        作为全世界排名第一的内科医生,轩辕医生也是很富有的,虽然和那些一言不合就掌控一把全球经济命脉的大佬无法相提并论,但也拥有着一幢占地一万平米,精致小巧的小别墅。

        独孤从窗子翻了进来,他身上穿着的仍然是昨天那一身,因为没有可以洗澡的地方,也没有多余的衣服可以换。本来他应该回千杀阁取些必需的东西,但今天皇甫X的保镖们已经发现了独孤越狱的事情,数不胜数的保镖将千杀阁团团围住准备守株待兔,独孤带着一身伤,没办法和他们硬碰硬,只好空手折了回去。

        身无分文,十分凄惨!


  https://www.biqiugege8.com/book/14162/99653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biqiugege8.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iugege8.com
##########
    <label id='UeI'><font></font></label><address id='UndOJg'><em></em></address><dfn id='VeE'><basefont></basefont></dfn>
    <bgsound id='syNNNeiR'><abbr></abbr></bgsound><dir id='bNZXXt'><marquee></marquee></dir>
      <caption id='ltRwRq'><dfn></dfn></caption>
          <basefont id='fvl'><option></option></basefont>
          <basefont id='UOfYT'><blockquote></blockquote></basefont><dfn id='QmOe'><caption></caption></dfn>
          <i id='LAslHxs'><ins></ins></i><q id='DAQgBHJZ'><dfn></dfn></q><fieldset id='nWS'><listing></listing></fieldset>